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三章 混江龙 计唆董平
    织田光信刚刚躲避了樊瑞的流星锤,五虎将已经一起抢到,史文恭,关胜两人刀戟齐下,一起往织田光信搠去,织田光信急忙举刀来战史文恭,关胜。

    董一撞,呼延灼,花荣三人寻机抢的卢俊义归阵,阮小三等众倭将见状,急忙一起抢了过去,想要夺回卢俊义,公孙胜急忙令城上鸣金收兵,史文恭,关胜听到鸣金收兵后,一起撇了织田光信,带领众军士一起回了莱州城,紧闭城门。

    阮小三等人赶到莱州城下之时,城上擂木,灰石瓶一起打下,众倭贼无法进前,只得退了回去。

    众倭贼退回以后,织田光信说道“如今宋贼主将卢俊义生死不明,就算卢俊义不死,也是重伤,剩下的那群宋贼根本不足为惧,你们只需将莱州城团团围住!每日只管攻城,本将军就不信这莱州城时铁打的!”

    史文恭,关胜带领大军一起退回莱州城后,急忙安顿大军,一起赶往大帐探望卢俊义和刘唐伤势,史文恭,关胜到时,随军医官刚好退去卢俊义甲胄衣服,查看卢俊义伤势,而刘唐只是轻伤,燕小乙已经替他包扎,送到本处歇息了。

    史文恭急忙问道“大夫,我大师兄伤势如何!”

    “当真好险啊,若不是卢将军穿了三层铠甲,而织田光信那刀又砍到了卢将军的护心镜上,只怕卢将军早已被那倭贼一刀斩成两断了!虽然如此,这刀差一点就砍到了心脏!”随军医官说着打开随身医箱。

    “他奶奶的那个织田光信这个挨千刀的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明日小爷出战定取了那狗杂碎的性命!”董一撞不忿的喝道。

    “大夫,那卢员外到底有没有的救?”公孙胜也不管董一撞叫唤,急忙向随军医官打听卢俊义的状况。

    “军师,只管放心,卢将军一来劳累过度,二来失血过多,此刻已经昏迷了过去,只需将伤口清洗干净,缝合后再敷上金疮药,让卢员外静养数月便可痊愈!”随军医官说着,取银针丝线在手准备为卢俊义缝合伤口。

    众人听了军医这话,方才松了一口气,史文恭急忙吩咐军校“快替大夫打盆清水来!”

    军校听令后,急忙去取清水,公孙胜说道“那倭贼织田光信不但武艺高强,而且阴险毒辣,除卢员外之外,我军之中无人可以匹敌,如今卢员外已经身受重伤,要恢复如初少说也得个把月,传我命令,众将每日轮流把守四门,坐等林教头他们到来或卢员外康复,在此期间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私自出战!”

    一连几日,不管倭贼如何叫阵,宋军只是坚守不出,这日混江龙李俊寻得童威,童猛兄弟说道“如今倭贼围城,日日叫骂,好不嚣张!”

    童威说道“哥哥只当那群倭贼他们是放屁,犯不着和他们生气!”

    李俊说道“你们兄弟在揭阳岭那会就跟在我李俊身边了,而我李俊也早已将你们当成自己的亲生兄弟了,既然是自己兄弟,李俊也不隐瞒了,如今李俊有一计策可定那些倭贼,你们可愿意跟李俊一起干?”

    童猛说道“李俊哥哥,你这是什么话啊!既然我们兄弟跟了你这么多年,也早已经将你当成亲生哥哥了,你什么话你只管说便是!”

    李俊说道“今时不同往日了,自从离开梁山泊后,所有大战皆是马军,步军立功,而我们水军却是摆设,那织田光信杂碎虽然在岸上厉害,若是我们设法将他们引下了水,那织田光信他们那群杂碎,还不是死鱼一条!”

    童威闻言急忙说道“哥哥,你莫不是说笑吧!我们来这莱州城之时,已经将所有战船多藏于蓬莱岛了,如今莱州城四面被围,我们要想出城多难,更别谈下水了!”

    李俊说道“现在只需一队马军掩护我们出城即可!那些倭贼若发现我们出城,定会追赶而来,那日大军到得蓬莱岛之时,李俊已将蓬莱岛的地形全部牢记心中,到了蓬莱岛后,可就是我们说了算了!”

    童猛摇了摇手“不行,不行,哥哥的想法虽好,但是军师已经下了严令,任何人多不许擅自出城,别说没人敢掩护我们出城,就算有人肯掩护我们出城,守城的将领也不会放我们出去的!”

    李俊拍了拍童猛的肩膀说道“兄弟你却错了,马军之中早有一人,已经按捺不住了!”

    童威闻言急忙说道“哥哥说的可是双枪将董一撞?”

    李俊说道“除了他还有谁!这董一撞虽然莽撞,却是一身好武艺,前番我们在黑宋江麾下之时,就曾见他在数十万大军之中横冲直撞!若得董一撞相助此事必成!”

    童猛说道“那董一撞倒是嫉恶如仇,勇猛好斗,天天囔着要为卢员外,刘唐报仇,若要让他一起去,倒也不是难事!只需激他一番便可!”

    李俊说道“如此不世大功与董一撞说之,董一撞如何能不心动!”

    童威说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这就去寻那董一撞,以往大战皆是马军,步军立功,这次怎么说,也该我们兄弟扬眉吐气一回了!”

    于是李俊带着童威,童猛一起寻得董一撞,将整件事情与董一撞说了一遍,董一撞听后心里自然发痒,但嘴上却说道“若要我一人去冲破那些倭贼自是没什么问题,关键你们水军行程较慢,要是带上你们却是很难成功,再说了你们若是到了蓬莱岛,自去水里躲避了,那时倭贼一起杀到,我又怎么脱身!”

    李俊闻言,心里暗暗说道“董一撞你这厮说出这番话,还是怕我们独自抢了这份功劳,不与你平分,竟然以水军行程慢来跟我们卖关子!既然这样,李俊就让你董一撞,求我们带你一起去!”

    李俊思定后,急忙对童猛,童威使了一个眼色。

    童威见状,急忙对董一撞说道“董一撞,你只管放心,我们既然带上你一起前去,又怎么放着你不管,童威在此向你保证,我们到底蓬莱岛后,自会先行渡你去岛上,我们再行返回迎战那群倭贼,只要那些倭贼不下手则罢,若是他们敢下水,我们定让那群倭贼全部葬送在水里,歼灭全部倭贼以后,我们兄弟三人只要半分功劳,还有半分功劳归你董一撞,你若不相信,我们这就与你白纸黑字写下凭据!”

    童猛则说道“哥哥,你与他说这些干什么,他若不肯去,我们自取寻关胜商议,如此不世之功,关胜如何能不心动,再说的关胜的赤兔马比他的马要快,而且关胜的武艺也比他高强!”

    董一撞闻言,急忙说道“你们说关胜的马快,我也不否定,可你们说他武艺比我高强,我却不服气,我又没说不跟你们一起去,但是此事重大,你们总得容我想想吧!”

    李俊见董一撞已经上钩,急忙说道“你要想一想自然可以,不过你可要快点,若是耽误久了,我们可要去找关胜了,这样一来,这份不世奇功也与你没半点关系了!”

    董一撞心里暗暗寻思道“他们说的一点也不错,要他们在水里收拾那些倭贼自是绰绰有余,若能一举歼灭所有倭贼,一举平定这场战争,那时所有人皆要对我们刮目相看,此时若不答应他们,他们可真要去找关胜合作,到时可真的得不偿失了!”

    董一撞寻思完,急忙说道“既然如此,你们快快点起本部水军前往东门等待,我这就去点起本部马军前往东门与你们汇合!”

    李俊,童威,童猛三人闻言大喜,急忙辞别董一撞,前去召唤本部水军一起前往东门,而董一撞也急急披挂点起本部马军一起往东门而去,此时董一撞,李俊,童威,童猛四人,早将临行之际,朱武所说的话“倭贼一路水路而来,想必水战定然精熟,交锋之时,能避免水战尽量避之”抛到了九霄云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