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温情
    可能是病着的原因,总是犯困。叶婉柒在床上躺着才不到十分钟,眼皮子又开始打架,最后还是抵不住这困意,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就没有刚才来的踏实了,睡梦中总觉得很困,身子时而发冷时而发热,冷的时候想加一层被子,热的时候口渴的向

    摸一摸床头的水,可都起不来。

    身子沉重着,眼皮子也耷拉着睁不开。叶婉柒这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又发烧了。想着刘姨在楼下,可自己上楼时并未告诉她自

    己病着,刘姨是个有分寸的人,也从来不自己踏足这个房间。

    叶婉柒心里无比后悔,却也无可奈何,意识时而清楚时而明白,却朦朦胧胧的就像是有人在你脑袋里蒙了一层纱布一般,难受

    的很。

    也不知这么周而复始了多久,叶婉柒觉得额头上有人罩了一层什么,冰凉的,叫她清醒过来。嘴里一片苦涩,应该是吃了药。

    接着是不温不热的水进了嘴里,她上下滚动喉咙,水就入了喉咙,滋养着干涩的发疼的嗓子。终于有了力气睁开些眼,叶婉柒

    最先看到床头站着一个人,那人身材高大,站的笔挺,似乎看着这里,可她眼前一片模糊,怎么也看不清那人张什么样子。

    刘妈战战兢兢的站在后面,这个极有涵养的女人第一次低了头。是她的疏忽,夫人在房间不知烧了多久才被发现。若是九爷再

    晚回来个把个小时,夫人这脑袋说不定就烧坏了。那可真是把她的命搭进去也偿还不来。

    南宫若昀蹙眉看着床上神志不清楚的叶婉柒,心中某一部分狠狠的揪着,袖子下的手也微微颤抖着。他难以想象,若是今晚没

    有推掉那个会议赶回来,那么叶婉柒又会这么烧着烧多久呢。

    医生的话现在还在脑海里过着,若是再晚来一个小时,夫人都会更严重。三个小时前还能自己走回来的的正常人,现在就烧成

    了肺炎。

    按捺住发火的**,南宫若昀弯下腰,替叶婉柒将插着输液管的手掖在被子里,又细心的替她整理了被子,这些动作都做完了

    ,他就维持着半弯着腰的动作。

    这个动作离她很近,能看清她因为缺水而干裂的嘴唇。平时叶婉柒是安静的,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却可以为了一个与自

    己无关的病人而着急。

    现在的叶婉柒也是安静的,却让人莫名心慌。平时若是自己靠她这么近,她肯定会防备的与自己拉开安全距离,之后用那双眸

    子警惕的看着自己。

    现在她意识全无。

    南宫若昀指尖在她的脸庞上划过,她的烧还没全退,脸颊上温度依然惊人。谁能想到平时这么温润如水的女孩儿,也会有这么

    炽热的温度。

    “你好好养病,其他事,等醒来再说。”

    “你好好养病,其他事,等醒来再说。”这句话如魔咒一般,一遍一遍的在脑海里闪着,就像大海的海浪,总是一遍一遍的扑向

    岸边,没有停歇。

    魔咒一直到她醒过来,还觉得耳边充斥着回音。叶婉柒拍了拍耳朵,耳鸣的效果才好了一些。看了眼窗外,天已经黑了。

    窗户关着,屋子里有些安静。

    叶婉柒觉得手上有些刺痛,低头一看发现手背上有挂水之后的贴纸。贴纸上有细微的血丝渗透出来,在纸面上点缀着一点红色

    。

    像一朵花。

    叶婉柒佩服自己的想象力,直接从床上坐起来。却感觉四肢乏力,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这房间还是自己的,摆设也一点不变

    。

    自己的房间。

    叶婉柒又想起了迷迷糊糊中看到的床头站着的人,那人高大,却又有些熟悉。这份熟悉感从何而来?

    她不知道,即使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但睡梦中一直回荡着的声音却适时的浮现了,“你好好养病,其他事,等醒来再说。”

    其他事醒来再说,其他事是什么事?

    叶婉柒已经意识到和自己说话的人就是自己那三年没见的丈夫。前两次都因为意外而没见到他的相貌,这次虽说自己生病也是

    个不可抗力,但好歹是迷迷糊糊的见到了他的轮廓。

    心中不免的有些兴奋起来。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脚步声很轻,还有些慢,不知在做什么。叶婉柒视线盯着紧闭的门,这时候脚步声在外面停下了。

    停了两秒钟后,门被从外面打开了。刘妈手里端着托盘,似乎没想到叶婉柒这时候会醒过来,看到床上坐着个人的时候楞了一

    下,随即反应过来,“夫人,您醒了?”

    叶婉柒点点头,就见刘妈走过来,把手里的托盘放在桌面上。香味这时候就飘了过来,肚子一瞬间就饿了。

    叶婉柒看见托盘里面装着的是一碗粥,皮蛋瘦肉粥。

    肚子很合事宜的叫了两声,刘妈咧嘴笑了笑,拿了椅子过来坐在她床头,作势要喂给她喝。

    叶婉柒除了做饭,向来生活自理,什么时候享受过被人喂饭的待遇?当时便将身子往后仰,连连摆手,“刘妈刘妈,我自己可以

    的。”

    刘妈笑了笑,倒也没强制性喂饭,只解释说,“九爷交代过这粥一定要亲自喂在夫人的嘴里,夫人如果要自己喝,这不是为难我

    么。”

    叶婉柒一愣,“九爷真的回来过?”

    刘妈点点头,“九爷回来过,不过夫人您那时候正昏迷着,应该不记得了。”

    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开心,叶婉柒整个人没了下文。刘妈这时候又将勺子在粥里搅了搅,尧了一勺递在她嘴边,“这粥是夫人喜欢

    的厨子熬的,还是趁热喝了吧。”

    叶婉柒看着那勺粥,还是有些为难,最后终究是拗不过刘妈的软磨硬泡,喝了一整碗。这一碗粥好像比那灵丹妙药还管用些。

    这一碗下去,身上也有了些力气。这时候她余光瞥见楼下窗外,似乎站着一个人。

    这人若是普通的什么人叶婉柒也不必这么惊讶了,只是那人的身影看着有些眼熟,叶婉柒掀开被子,走到床边往下张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