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我觉得和你一见如故
    秦翰拄着下巴看着躺在床上还昏迷着的叶婉柒,心中微微起伏着。对于叶婉柒的印象他不太多,算作这一次一共才见过两面。

    第一次因着南宫若昀对她有了些印象,之后在同一天里对她的舞姿有了些惊艳,这才从此记住了她。

    南宫若昀对她的保护严密的很,自那以后再也没见过这个人。本以为那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关联,倒是没想到今天这人还倒在

    了自己家门口。

    头又开始隐隐犯痛,秦翰侧头揉了揉,能摸到太阳穴青筋有些凸起。这该死的酒。

    床上的人这时候轻声嘤咛了两声,人动了两下之后才睁开眼。又是那双眼,好像纯洁无瑕的黑宝石,带着那份清纯。

    叶婉柒和眼前这双眼睛对视。她自认为记性不太好,可这半个月里没见过什么人,这男人又生的太过好看,她想不记得都难。

    可这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你是……秦……秦……”

    叶婉柒秦了半天也秦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逗的秦翰轻轻发笑。

    “秦翰。”秦翰笑得眼睛微微眯起成月牙型,接着又说,“叶小姐 好久不见。”

    叶婉柒觉得有些尴尬,刚想说你怎么在我家,可余光却瞄到这周围的摆设似乎和她住的别墅有些不一样,这里不是她家。

    叶婉柒脑子轰的一声,拄着身子起了床,可能是惊吓过度,说话也磕磕巴巴的,“这……这是……我怎么会在这里。”

    秦翰觉得她这模样倒是有些可爱,便起了逗一逗她的心思,“刚才叶小姐在路上碰到我,也不知怎的,偏要抱着我不放,后来干

    脆昏倒了,我不知道你手机密码,也不知道你家在哪,只好把你带回来。”

    叶婉柒一愣,她虽然性子不是传统的文静女孩儿,骨子里多少带了些叛逆,但也不至于发个烧把脑袋也烧坏了,竟然在大街上

    做出来这种事。

    她有些不相信,盯着秦翰看了一会儿,发现他还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嘴角永远微微勾起,倒不像是在说谎。

    这个温柔阳光的男孩儿,应该不会骗人的吧。

    叶婉柒鬼使神差的就信了他说的话,脸微微发红,垂着头觉得没法见人,“我……我当时可能是烧糊涂了。”

    她声音很小,可以说是细若蚊蝇。秦翰盯着她看,觉得这个女孩儿挺有意思,竟然真的信了他这没厘头的话,有些于心不忍,

    于是解释说,“我逗你玩的。其实是你发烧认错了路,误把我家当成你家,开错了门,昏倒在外面,我联系不到你家人,只好把

    你带进来。”

    叶婉柒这才松了口气,看着他很是感激,“谢谢你。”

    她还没忘记自己想回家,这段日子和南宫若昀的纠缠已经够了,她不愿意再和这些富二代有些多余的牵扯。

    “不过我现在必须要回家了。”

    秦翰看她起身,伸手拦住了她,见她眼中有了些疑惑,解释说,“你现在还烧着,这里离医院不近,我这有些药你先拿着吃,免

    得再烧昏过去没法照顾自己。”

    叶婉柒呆在原地,趁着这段时间,秦翰已经转身从急救箱里翻找出两盒药,又细心的交代好服用细节。叶婉柒推脱不过,只好

    收下。

    被秦翰送出家门,叶婉柒看了眼门牌号这才知道为什么会找错门。自己家在西侧,而秦翰家在东侧。叶婉柒该是昏的脑袋也不

    灵光了,这才走反了方向。

    可阴差阳错的,竟然倒在了秦翰家门口,还真是无巧不成书。

    包里多了两盒药,叶婉柒走路回家。这么一番折腾天色已经渐晚。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自己这一昏倒竟然睡了足足

    一个多小时。

    好在遇到个好人,若是昏倒在哪个居心不良的男人门前,现在不一定会发生什么呢。

    十分钟后,叶婉柒站在家门口,拿出钥匙开了门。屋里扑面而来一股淡淡的茶香。叶婉柒就知道刘姨又在沏茶。

    家中没见谁在走动。这个时间下人应该都在客房休息。叶婉柒没打算打扰到刘姨,换上鞋打算直接上楼。却没想到刘姨耳朵这

    么灵光,听到一点响动就寻声出来了。

    见到是叶婉柒,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但很快被掩饰下去。叶婉柒和刘姨一起在别墅生活三年,每日话语却不是太多。

    她是九爷身边的人,给叶婉柒一种每日都是带着任务监视她的感觉。再加上刘姨性子淡雅,喜欢品茗赏花,不愿和人亲近。

    叶婉柒只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本以为刘姨会问一问她这半个月都去了哪里,可等了一会儿发现刘姨没有要问的意思,待

    着无趣,就打算上楼了。

    楼梯走了一半,她突然想起什么。手握着楼梯的红木扶手,转头看着还站在原地的刘姨,问道,“对了刘姨,九爷回来过了是么

    ?”

    刘姨看了她一眼,有些犹豫,可还是点点头,“九爷昨日回来过,但夫人不在,九爷就又赶时间走了。”说完这句,她又觉得有

    些可惜,补充着说,“倒是有些可惜。夫人昨日若是回来过,也能见上九爷一面。”

    刘姨陪着叶婉柒三年,当然知道这个可怜的女人三年来一面也未曾见过九爷。同是女人,心中未免觉得有些可惜。

    叶婉柒笑了笑,“到了该见的时候总能见到的,刘姨我有些累了,先上去了。”

    叶婉柒感激刘姨没对她半个月不归宿,感激她最起码这时候是为她说话的。可一想起又错过了那位行踪诡异的九爷,还真觉得

    胸口有些烦闷。

    两次都错过了,叫她心中越发好奇起这位丈夫来。

    上楼关上门,叶婉柒扑倒在床上,身子懒懒的便再也不愿意动弹一下。

    人这一旦闲暇下来便容易胡思乱想,比如叶婉柒此时就不可抑制的想起了刚才遇到的秦翰。

    又想起包里还有他给的两盒药。两人分明只有两面之缘,可不知怎么的就留下了印象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