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姐妹不情深
    叶婉柒踩着高跟鞋走的有些不顺畅,因此速度有些慢。好不容易走出宾馆,来到路边想要拦车。

    现在已经是日头高照,正午的阳光十分晃眼。叶婉柒在路边已经站了有几分钟,却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来。叶婉柒正打算离开

    这去别处看一看时,却因为头晕而踉跄了两下身子。

    叶婉柒没能摔倒在地上,而是被一双有力的手稳住,询问的声音紧随而至,“小姐,你没事吧。”

    原来是酒店的员工注意到叶婉柒这边的情况,担心店里的客人出了什么纰漏,赶来询问。

    叶婉柒摆摆手,自己站直了身子,却还是有些虚弱,“谢谢你,不过我已经没事儿了。”

    在店员的注视下叶婉柒又强撑着走了一段距离,可能是老天开眼,终于有辆出租车在路边停下。

    叶婉柒珍惜了一口气,正要开车门,却被一双纤细的手拦住。

    叶婉柒蹙眉,抬眼一看怒火被生生压下去,转而为惊讶,叶岚依?

    南宫磊不是要走了,难不成愿意把娇妻放在a市自己逍遥去?

    怎么想着怎么觉得不对。司机一看叶婉柒与叶岚依大眼瞪小眼的,又看两个人穿着都不俗,也不愿意生事,竟然开车走了。

    “叶小姐,有什么事么。”叶婉柒耐着性子问。

    叶岚依在外人面前向来乖巧可人,可面对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却怎么也客气不起来。

    在她眼里叶婉柒就是个贱女人生下来的贱女人,整天装清纯,无欲无求,她就是想打破这个女人的嘴脸,叫世人都看清楚这多

    白莲花的真面目。

    “我的好姐姐,”叶岚依换上一副笑脸,手将头发别到耳朵后面,目光同时上下打量着叶婉柒,待看清楚她身上穿着的衣服时,

    有些惊讶,“叶婉柒,你什么时候有钱穿这一身衣服了?我听说你请了一个月的假,别不是想不开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叶岚依越说越邪乎,最后还左右看了看,在看到盛世酒店时,眼里的笑意更深了,“叶婉柒,最近莫不是勾搭上哪个有钱的老板

    吧。不过你缺钱可以和家里说呀,你知道的,父亲最看不惯女人不检点了。”顿了顿,她眼珠子一转又说道,“父亲那里你不用

    担心,我会和爸爸好好说,只要你能改过自新。”

    这话听着像是妹妹在劝慰姐姐,实际上两个人心里都是通透着,叶岚依什么也不过问,就将一个不检点的罪名扣在她头上。父

    亲本来就看不上她,如今叶岚依这么一说,怕是更不会让她进叶家的门了。叶岚依这是变着法的叫父亲把她赶出家门。

    叶婉柒脑子向来灵光,将她的领子整理好,小声对她说,“你说的话我听不明白,我以前经手的一个病人最近回国,请我在这间

    饭店吃了一顿饭感谢我,店里的员工都可以作证,我倒是好奇妹妹你无故来这里做什么。”

    叶婉柒作势左右看了看,“怎么没看到妹夫?”

    叶岚依听了叶婉柒的话神色有些不对劲儿。她私生活向来不检点,床伴众多,叶婉柒倒是没想到结了婚以后还死性不改。若是

    叶岚依刚才没有为难她,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到。

    她虽然与世无争,却也不是一个认人捏扁揉圆的软柿子,叶婉柒画风一转,笑着说,“可能是和妹夫一起来这过夜的?”

    叶岚依这时候只能顺着台阶下,“磊在里面等着我呢,今天是我出院的日子,磊担心我前段日子吃的不景气,特意带我来这加餐

    。”

    叶婉柒笑了笑,并没有多怀疑,“我听说妹夫过段日子要走了,正好今天能看见,不如随你进去打个招呼。”

    正要走,却被叶岚依握住胳膊。她的力道很大,在她手臂上生生捏出来五个通红的指印子。

    “叶婉柒,”她这几个字是刻意压低了声音说的,听得出在刻意忍着,“南宫磊现在已经是有妇之夫了,我希望你不要再打他的主

    意。”

    “我不知道你使了什么幺蛾子叫他宁愿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不愿意走,但是他的心在我这里。”叶岚依手点着她胸口,“以前是,现

    在是,日后也是。”

    叶婉柒没说话,看着叶岚依发疯。叶岚依这时候还想说什么,这时候远处几个人发现了这里,正拿着手里往这里赶来。

    叶岚依虽说是个不入流的三流明星,可这几年也接了几部片子,再加上她较好的颜值,让人记住并不难。

    叶岚依心有不甘,却还是极快的速度往酒店的停车场走去,不一会儿就看见她开着一辆红色的小跑车走了。

    叶婉柒松了口气,手扶着墙才能勉强站稳。闲着的手盖在额头上,能摸到一片滚烫,昨夜穿的太少,在酒店又没吃药,隔了一

    夜还是感冒了。

    强撑着身子在路边打了一辆车,报了别墅的地址,叶婉柒靠在车窗上昏昏欲睡。

    别墅区公交车进不去,剩下的路叶婉柒只好下车自己走。付了车费后,叶婉柒已经觉得好一些了,吹吹风,头脑勉强还能清醒

    些。

    照着印象里的地址,叶婉柒往家走。可能是因为发烧的缘故,平时不觉得怎么远的路,今日走了二十分钟才走到。

    叶婉柒从包里取出钥匙,又眯着眼找到钥匙孔,转了两圈却没打开门。

    今日先后在南宫若昀和叶岚依那里憋着气,如今这个小小的门也敢戏弄她,叶婉柒终于忍耐不住爆发了,发狠的用手掌拍门。

    拍了几下之后,身子一软,软倒在门口。

    昨夜喝了酒,秦翰本想倒在家里狠狠地睡上一天,谁知才这个时间就有个不要命的发狠拍门,扰的他再也睡不着。

    “来了来了来了,死丫头你大白天的催命啊。”打开门却没见到有人,倒是脚下像是踩到什么,低头一看,喝,竟然是个大活人

    。

    还有些疼得脑袋在看到地上躺着的人是谁时瞬间清醒了。

    ……

    是叶婉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