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你不知道危险么
    南宫若昀的睡姿是那种富有警惕性的侧睡,将头微微埋在身下,但他身形修长,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叶婉柒悄悄走进了一些

    ,想看清楚南宫若昀的睡颜。

    不得不说,他就是一个相貌帅气的男子,但富有这样警惕睡姿的人,叶婉柒突然就好奇,他睡觉时,是否也是冷着一张脸呢?

    可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气氛本来就很安静,叶婉柒迫不及防的被这样一阵铃声吵到,总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浑身激灵了一

    下,将目光看向门口。

    先是从猫眼往外看了一眼,发现是个穿着工作服的女人,女人手上拎着一个袋子,袋子里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可能是知道里面住的是什么重要人物,没人开门她并不着急,站的规规矩矩的等着。叶婉柒左思右想下,将手搭在了门把手上

    。

    可这时 ,一只更大的手突然就落在她手背上,阻止了她开门的动作。叶婉柒被那人拉着后退了两步,让开了门边的位置。

    正想发作,身后那人却先她一步开口了,“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动作很危险么。”南宫若昀压抑着声音,攥着她的手都有些用力。

    叶婉柒感觉得出来他很生气,没有说话,这时候他深吸了两口气,就这么和叶婉柒维持着这份亲密的动作,不知过了多久,沙

    发上南宫若昀的手机响了。

    南宫若昀看也没去看手机,随手开了门。将女人手上的袋子拎进来,随口与那个女人说了些什么,但说的是外语,叶婉柒听不

    懂。

    但从两人交流的神色看,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叶婉柒的位置很特别,从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外面的两个人,可那穿着干练的女

    人却看不到叶婉柒。刚刚南宫若昀将她推到这里,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叶婉柒看南宫若昀的目光便有了些打量。若是有意的,那叶婉柒不敢想象这人每日都生活在怎样的环境下。气愤当前,随意的

    一个动作还能做的面面俱到。

    她佩服。

    两个人简短的几句交流就各自离开了。关好门,南宫若昀的心情显然好了很多,将袋子递给叶婉柒,说道,“这是给你的衣服,

    明早换上。”顿了顿,南宫若昀又说,“一会儿我有事儿要出去一趟,你一个人在这记得谁敲门都不要开,下面我会安排好不让

    人来打扰你。”

    南宫若昀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还是带着满脸的认真说的。叶婉柒想不相信都办不到。只能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似乎满

    肚子疑问,却一句都问不出来。

    但换个方向想,这样也很好。南宫若昀不在,她正好能睡个安稳觉。若是知道这一晚上会发生这么多事,不如刚才就不要出门

    ,好歹能睡个好觉。

    随意点点头,叶婉柒终于察觉到睡意,走进里屋睡觉去了。当然睡觉之前反复检查了好几遍门是反锁着的。可能是受到南宫若

    昀的荼毒,叶婉柒意识消失的那一刻心中想的竟然是九爷你怕是想多了,估计外面放炮打雷,她也全当做蚊子叫,能听到声音

    都已经阿弥陀佛,更何况下床给人开门。

    叶婉柒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似乎是要把前些日子缺失的睡眠都补回来。睁开眼时,天色已经大亮。墙上没有挂钟,叶婉柒也

    没有手机类的通讯设备,完全不知道几点。拉开窗帘看了眼外面的车水马龙,又抬头看看天色,怎么说也得是中午了。

    叶婉柒又想起来昨夜从南宫若昀口中听来的九爷回国的消息,冲到外面看到沙发上的袋子还在。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拿出里面

    的衣服,是沙华最新设计,昂贵的很。

    沙华是服装业的顶尖存在,一件衣服几十万,几乎每个女孩儿都梦想将她穿在身上。叶婉柒自然也有,可惜自从从医,就极少

    有自己的时间了,何况是将自己打扮打扮呢。

    像是这种一个月的长假,叶婉柒从前想都不敢想,更何况还能穿上这么昂贵的衣服。本想将衣服还给南宫若昀,但这衣服的尺

    码刚好是自己的尺寸,再加上除了这件衣服和睡衣,她实在是没有别的衣服能叫她走出去。

    相对斟酌下,叶婉柒换上了衣服,还照着镜子画了个淡妆这才作罢。

    本想换上自己的鞋子,可在地上却没找到来时穿的那双,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细跟的高跟鞋。鞋子表面整洁光滑,设计却别出心

    裁,看得出也价值不菲。没有别的鞋子无奈只能换上,至于桌子上的包包和手机还是她原来自己的。

    叶婉柒带上自己的东西,有些惊讶于他嘴里说着要去办点事情,还能“挤”出来一点时间为自己准备这些。

    有了信号以后叶婉柒将手机开机,界面就开始快速闪动。叶婉柒眼尖的快速扫了两眼,发现短信大多数是来自张军妹得。主要

    就是问她这几天去哪了,怎么不联系她。

    还有几条短信没有备注,可看到那一串号码时,叶婉柒却明显感觉到胸口狠狠疼了一下。那是南宫磊。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同事说你请了一个月的假,保重好身体。”

    “珍重。”

    叶婉柒不明白一个将自己厌恶到血液里的人怎么会破天荒的和自己说这些话。但这半个月来的软禁,也叫她有时间坐下来思索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这段时间里,叶婉柒发现自己的心结打开了,只不过提起那两个人的时候心里还是会难受。

    但难受之余,她还有精力注意到南宫家这几个人也不知道怎么的,都流行失踪。

    不过好在南宫若昀失踪那段时间非要把她软禁在别墅里不让与外界联系,但是南宫磊没有。

    否则南宫家这些人每个人都要失踪,每个人都要软禁她。她这辈子也就只能在金丝笼里度过了。

    昨夜在外面跑了挺久,叶婉柒却没察觉到有多自由。但现在阳光暖融融的照在身上时,叶婉柒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那份名叫自由的东西有多宝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