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逃不出他九爷的手掌心
    叶婉柒这趟出来的很急,衣服来不及换,钱包手机也来不及拿。身份证之类的都在南宫南宫若昀的别墅里。

    刚才说出来的话疏离而又有礼貌,这个时候人也应该走了,但是就算没走又能怎么样呢?总不能再屁颠颠的跑回去说想回去拿

    一下她的钱包换一下衣服,怎么说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身无分文的走在路上,不能住店不能回家,唯一之前的就是身上现在披着的这件外套,如果再说这是九爷穿过的,肯定就更值

    钱了。

    叶婉柒脑子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余光却瞥见隔壁的路口处似乎有个影子一直跟着自己。心想这凌晨的街道上人本来就不多

    ,现在还有个影子一直跟着自己,八成不是什么好人。

    想到这里,叶婉柒把身上的大衣裹紧了,余光四处瞥了两眼,看到身后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有些眼熟。

    心中灵机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开始往身后走。叶婉柒心中不确定那个人是不是南宫若昀,现在还不敢引起那个人的注

    意,只敢快步往那里走。

    可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人的脚步声。叶婉柒回头看了一眼,见一个长得很彪悍脸上都是胡子茬的男人正往自己这跑,

    眼里都是**。

    叶婉柒终于不敢再多想,也撒腿跑起来。可她身上穿的裙子太麻烦,根本迈不开腿,不但没跑出去多远,还原地摔了一跤。双

    手火烧一样的疼,和外面的冷空气交织在一起,忽冷忽热的叫叶婉柒很难受。

    抬起手看见手掌心红了一大片,出血了。叶婉柒顾不得疼,赶忙站起来,就被一个浑身酒气的人抱住了。

    “小美人,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在外面?”那人一张嘴满嘴酒气,熏得叶婉柒脑袋发晕。

    挣扎了几下却被那人更紧的抓住,下一秒,冷空气猛地钻进衣服里,那人竟然开始扒她的衣服。叶婉柒心中一慌,脑子一片空

    白,一边挣扎一边大喊起来。

    可能是怕引来人,那人伸手将她的嘴巴捂住,被叶婉柒一嘴咬上,不得不松开手。叶婉柒趁机往车子那又跑了两步,眼看着就

    要被那人抓住,车门这时候开了。

    不得不说这车门开得很是时候,叶婉柒刚刚跑过去,猥琐男子刚要过去时,正好被车门砸个正着,身子往后踉跄了两下,这时

    候应该是酒劲儿上头,站也站不稳,差点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

    南宫若昀这时候迈出车门,转了转拳头,竟然摆了个架势出来。男子站起来看见路上竟然多出来一个人,想也知道刚才是怎么

    回事儿了,张牙舞爪的就冲上去。

    叶婉柒站在车后看着这一幕。不知怎么的,南宫若昀动作看着很帅气,可叶婉柒就觉得是个花架子,心中担心的很。

    如果他不管自己,今夜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可他还是出来了。面对这个比他壮了这么多的男人,会不会被打死?

    可下一刻,南宫若昀就像叶婉柒诠释了什么叫做教科书式的打架。三下两下就把猥琐男打的屁滚尿流,叶婉柒待在原地,有些

    蒙。

    南宫若昀收回架势,又活动了两下手腕,对叶婉柒比了个眼神,说道,“上车。”

    这次叶婉柒很乖,拉开车门就坐在了副驾驶。南宫若昀开车到了刚才那家酒店,叶婉柒还有些犹豫。

    不管两个人认识的时候在哪里,又差点发生了什么,但那也只是她一时糊涂。现在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绿了九爷。

    南宫若昀经历了那个小胡混之后似乎没多少耐心,直接绕过来吧车门拉开,皱着眉,“叶小姐,现在是凌晨三点三十七分,如果

    你再磨蹭一会儿,马上就要天亮,你打算让行人看到咱们两个在这里亲亲我我么。”

    叶婉柒,“……”

    “或者说,你想多在外面待一会儿,好让上班的狗仔拍到咱们两个,明天就可以上新闻头条,被你丈夫看到,嗯?”

    叶婉柒,“……”

    怕他再说下去会说出更劲爆的话,叶婉柒乖乖下了车,低着头跟在南宫若昀身后进了酒店。前台服务人员见到南宫若昀好像很

    惊讶,立刻满脸堆笑的迎上来,直接为她们两人带路上了顶层。

    将房卡交到南宫若昀手中,那人就邹笑的退下了。叶婉柒看着很是惊讶,但转念一想很快就想明白了,“盛世也是你们南宫家的

    企业?”

    南宫若昀看了她一眼,薄唇轻启,缓缓说道,“盛世是我南宫若昀的企业。”

    盛世是我南宫若昀的企业。

    叶婉柒愣在原地,这话不得不说很霸气,但是从南宫若昀嘴里说出来就更霸气了。

    “叮”的一声,房门开了,不出叶婉柒所料,是间豪华套房。南宫若昀走在里面很淡定的坐在沙发上,叶婉柒就显得很拘谨了,

    手攥着大衣的衣襟,站着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这时候还是南宫若昀将身子完全仰在沙发上,看了眼腕表,提醒道,“你现在去洗个澡,还能睡上两个小时左右,如果打算在这

    里站到天亮……”他拉长了尾音,随后才说道,“我也不介意。”

    叶婉柒只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外衣缓缓脱下放到一边,然后走进浴室里洗澡去了。且不说这一个早上都经历了些什么,单单是

    早上被那个男人碰过的地方,她都觉得恶心。

    在浴室里叶婉柒反复确认了两遍将门反锁上,这才放心的脱下衣服洗澡。南宫若昀作为盛世的老板,自然一切都是最好的,甚

    至是这个浴室,可不知道比别墅里好上多少。

    浴室里水声哗啦啦的,听不清外面在做什么。但不管做什么,只要现在这一小片空间里是安全的就好。

    二十分钟后,叶婉柒穿着浴衣走出去,看见南宫若昀还是躺在沙发上,微微倾斜着身子,他本来就瘦了很多,这个时候窝在沙

    发里就显得有些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