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九爷说委屈你了
    而此时的叶婉柒,正经历着一场与众不同的人生。偌大的城堡别墅内,叶婉柒正坐在天台,那是那日南宫若昀带她看星星的地

    方。

    此时虽说是白天,可阳光暖融融的照在身上,暖融融的照的人浑身懒洋洋的。叶婉柒正站在雕刻着精致花纹的栏杆旁。

    “叶小姐。”兰心手里拿着一件浅黄色的女式外套,轻声走进在她身后为她披上,“这里不比市区来的暖和,天台又高,虽然是夏

    天,您还是要注意身体。”

    叶婉柒叹了口口气,这已经是她被关在别墅里的第九天了。南宫若昀从那日起就再也没出现过。这个方向看不到别墅门口那十

    条凶狠的恶狼,却总能听到它们的嚎叫。

    她不知道她错在哪里,要被南宫若昀这样对待,失去自由。是她命里八字和叫九爷的那个人犯冲还是她叶婉柒就该命运悲惨,

    失去所爱之后还要失去自由。

    如果要说有什么错的,她唯一对不起他们南宫家的就是爱上了南宫磊,且对他纠缠不休三年。如果是这个原因导致南宫若昀要

    这么报复她,她觉得那三年见不上面的婚姻已经是对她这辈子最大的惩罚了。

    见叶婉柒不说话,兰心轻轻叹了口气,就这么站在她身后守着。九爷交代过,他离开的日子里,叶婉柒不得少一根头发。

    也不知这么站了有多久,兰心终于看不下去,说道,“叶小姐,我知道你很疑惑九爷为什么要把你关在这里,但是我敢肯定的是

    ,九爷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他的苦衷。”

    叶婉柒扯了扯嘴角,这本该是个讽刺的动作,可配上叶婉柒那张清纯的脸,却怎么也讽刺不起来,倒有些可爱的味道,尤其是

    两颊可爱的酒窝。

    “我现在看到的只是你们的九爷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我关在这个人不见人鬼不见鬼的地方,外面还让十头狼守着,我知道你也是懂

    法的人,九爷的这个做法,算是非法软禁吧。”

    叶婉柒语气柔柔弱弱的,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凌厉的味道。她为人虽然不至于嚣张跋扈,可平时对待医生病人都是和和气气的,

    从来没发过脾气,这个九爷倒是厉害,人不在现场,也能叫人发这么大的火。

    兰心见叶婉柒怨念极深,便知道说不得,可她跟随九爷这么多年,深知九爷为人,便一心想着为他说话,“实不相瞒,我跟着九

    爷五年来,便一直守在这座别墅。这座别墅是九爷的私人财产,除了我们几个常年守在这里不出去的下人以外,九爷是唯一一

    个知道这座别墅的人。”

    说到这里兰心激动的心情微微有了平服,才继续说,“我不知道叶小姐和九爷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但叶

    小姐真的是九爷唯一一个领进来的人。虽然兰心是下人,但也看得出来九爷对小姐很看重。”

    叶婉柒心里对南宫若昀有怨念,但也不至于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听到这里也有些疑惑,按理说自己与他来说不过是个外人

    ,可上次他和宁逸凡商量事情也没有背着她,反而把她带在身边。

    那日与他签署协议,说的不过是答应他三件事情,三件事情一过,他便帮助她摆脱那段可笑的婚姻,还她自由且给她一笔资金

    。

    这份协议无论是表面上还是背地里都是一颗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南宫若昀那三个条件会是什么,可为了自由,为了逃离这一

    切,叶婉柒也顾不得这么多。

    九爷虽然给了她豪宅,每月按时给她生活足够的资金,可却整日不得自由。这三年来,每日做事情,走到哪里,她身后都会有

    一双眼睛注视着,那目光叫她害怕。

    她太想结束这一切了。

    将思绪拉回现实,叶婉柒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这些都是你们九爷的事情,和我无关。”顿了顿,她继续说,“我和你们九爷之

    间虽然有合约,可上面也没说明要剥夺我的自由,这已经违反了条约。”

    兰心已经将话说道这份上,见叶婉柒还是没有缓和的余地,只能作罢,“我知道你现在对九爷还有误会,但是我相信,随着时间

    的推移,你会改变你的想法的。”

    叶婉柒没再说话,就一直看着远处。南宫若昀说的没错,这是a市的郊区,周围都是森林,绵绵不绝,好像看不到尽头。

    那郁郁葱葱的一大片,就是囚禁她的另一个牢笼。就算这别墅周围没有那些狼,就算没有那些拦路的铁栏杆,单单凭借她的双

    腿,也是走不出这片森林的。

    他南宫若昀为了困住她一个小小女子,不惜设下层层障碍,为的又是什么呢?

    这几天叶婉柒脑子里总是爱想一些往事。她和母亲的,和南宫磊的,和所有认识的人的,这半个月,几乎将她前半生的所有事

    情都回顾了一遍。

    甚至多余的时间,还想起了好多被遗忘的细枝末节。比如以前在学校时,喜欢和张军妹吃学校后门的小吃,一起逃课一起逛街

    。

    老人们都说只有人死的时候才会想起这些。那么,她是要死了么?

    梦里也是伴随着狼嚎的,源源不绝,总喜欢扰人的梦。但今日的不同,依稀间似乎听到车子发动机的声音。

    车子,发动机。

    叶婉柒本以为是梦,可这梦的似乎越来越清晰,声音越来越响,甚至眼前还有车灯在眼前晃动。别墅里也都是脚步声,死气沉

    沉的别墅似乎又活起来了。

    叶婉柒挣扎着从梦中醒来,睁着眼睛挣扎了挺久才终于相信事实。南宫若昀回来了。

    顾不得穿鞋,光着脚就跑下楼。见住在客房里的下人们都已经穿戴整齐的排列在两侧,叶婉柒就这么突兀的站在中间,光着脚

    ,看着那扇半个月都没开启的门在眼前缓缓打开。

    南宫若昀一身黑色风衣的走进来,眼神犀利,风尘仆仆。这半个月来,不得不说他瘦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