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畅谈
    两个人对视了两眼,张凡快步走进来,包包都来不及放下就给了叶婉柒一个大大的熊抱。

    “叶子姐,主任说你请了半个月的假,怎么今天就来了?”

    叶婉柒一愣,半个月的假?张凡一边跟叶婉柒说话,一边将新买的花插在花瓶里,将已经有些枯萎的扔在垃圾桶。

    “对了叶子姐,你请假的这些天,有个人还跟我问你这几天干嘛去了。”张凡从一边的整理柜里拿出自己衣服换上,一面说。

    张帆还是个实习的小医生,没有自己办公室,但是主任叫她跟着叶婉柒学习,叶婉柒就在办公室里腾出来一个柜子给她用,这

    样也不必每天三楼五楼的跑。

    听到张凡提起这个,叶婉柒来了兴趣,她在医院里没有什么特别交好的人,就算辞职不干了也不会刨根问底的问她。

    因此张凡提起的这个人,叶婉柒倒是比较好奇。心中推测莫不是哪个病患的家属看换了主治大夫心中好奇。

    果然,张凡说,“好像是哪个病房得家属,我想想啊。”张凡停下手里的动作,凝眉想了一会儿才说,“哦,我想起来了,就是前

    段时间院长和副院长围着转的那个病人家属。我记得病人的手术还是你给做的。”

    说完这些,张凡拿起桌上病人病例出门走了。却没注意到叶婉柒瞬间苍白的脸。病人是叶岚依,那病人家属不就是南宫磊?

    他应该恨不得自己死了永远消失才对,又怎么会关心自己的死活?

    在医院呆了半天,中午没有胃口也就没去食堂吃饭,待在办公室发呆的时候接到个电话。备注是蓝馥雅,是她自己存上的名字

    ,倒也省的叶婉柒发愁该存什么。

    恍惚了两秒,按下接听键。叶婉柒听到电话那头声音挺嘈杂,猜想蓝馥雅该是刚拍完戏准备出门。

    “婉柒,你吃饭了么?”蓝馥雅声音带了点喘息,看样子挺累。叶婉柒还没回话,就听见她继续说,“我一下班就给你打电话了,

    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我想请你吃个饭。”

    叶婉柒看了眼时间,现在正好是十一点半,吃饭的时间。医生时间倒是没有别人的那么紧凑,两点之前回来就可以,于是顿了

    顿,说道,“还没呢,刚下班,正愁该吃什么呢。”

    那边蓝馥雅显然挺开心,声音都上调了不少哇,“太好了,那你等我一会儿,我记得你们医院旁边有一家餐厅很不错,咱们就吃

    个饭,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叶婉柒应下了,换上便衣,想了想,看着镜子里素颜的自己,还是画了个淡妆,这才出门。在楼下看见一辆红色兰博基尼,本

    来没怎么注意,可当她走过去的时候,车窗缓缓摇下来,蓝馥雅那张精致的脸路在眼前。

    “上车!”

    叶婉柒坐在副驾驶,系好安全带,还觉得有些惊讶,“馥雅姐,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蓝馥雅叫踩油门,车子移开停车位,上道了之后才加速,蓝馥雅双眼盯着路面,子熬着我说我,“我正好在这附近,记得你在这

    所医院工作,就趁机请你来吃饭。”

    叶婉柒点点头,这才觉得理的通了,“既然是你来我这里,当然要我请客。昨天晚上吃的很开心玩,还没谢谢你呢。”

    叶婉柒和蓝馥雅坚持了一会儿,但拗不过蓝馥雅,只好放弃。说是在医院附近,可蓝馥雅还是开车开了十多分钟。

    叶婉柒注意到蓝馥雅选的这间餐厅是间西餐厅。本以为里面东西很贵,但看了菜单才知道价格都在自己能接受的范围内。

    蓝馥雅为叶婉柒介绍了一些好吃的糕点,又坐下来和叶婉柒聊了些别的。场面气氛倒是控制的不错,没出现冷场的尴尬。

    先上来的是饮品。边吃边喝,叶婉柒这种话不多的被蓝馥雅带的也说了不少,心中对蓝馥雅的好感一度提高了不少。

    这顿饭吃的还算尽兴,顺道着还定下教习舞蹈的时间。吃完饭蓝馥雅又将叶婉柒送到医院楼下,这才算作是告别。

    告别蓝馥雅后,叶婉柒嘴角还微微上咧。这分明是个好性格的姑娘,对南宫若昀也挺有好感,真不知道后者为什么就是看不上

    眼,还对人家不闻不问的。

    将肩上的包往上提了提,叶婉柒打算回医院。现在是一点半,回去还能眯上半个小时。谁知一回头,就看到站在医院门口不知

    道站了多久的南宫磊。

    叶婉柒楞了一下,随即苦笑。心想人声还真是充满玄幻。之前自己还喜欢他的时候,天天想着制造见面的机会,却总是见不上

    一面。现在不喜欢了,巴不得绕开走,却几乎次次碰上。

    叶婉柒微微咧了咧嘴角算是打好招呼,绕过他打算进楼。

    却没想在即将错身而过的时候,南宫磊主动叫住她 ,“叶婉柒。”

    顿住身子,调整了一个好看的笑容,叶婉柒回头问,“有事么,妹夫。”

    这一句妹夫,不仅叫的南宫磊一愣,叶婉柒也浑身不自在。

    两个人有短暂的沉默,南宫磊脸色漆黑无比,好像外面的天气,黑漆漆的。叶婉柒觉得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一声,说道,“要是

    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叶婉柒转回身子就要往医院里走。却不想胳膊被一只手抓住,南宫磊本就是个男人,力道自然不必说,疼的叶婉柒皱眉,挣脱

    了两下却换来南宫磊更重的力道,只能任由他抓着。只是来往医生病人的瞩目叫叶婉柒十分不舒坦,只能提醒道,“南宫磊,你

    我现在都是有家室的人,我希望你能注意下影响。”

    叶婉柒每说一句话,南宫磊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到了最后,干脆加重了抓住她的力道,疼的叶婉柒轻哼一声,不得不停下嘴。

    瞪着眼睛看着南宫磊,“南宫磊,你到底要做什么,我们早就没有关系了!”

    叶婉柒声音有点大,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深呼吸几口气,只好放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大小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