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谈心
    这场饭直到吃完,大家还觉得意犹未尽。叶婉柒和蓝馥雅互相留了电话,说是以后联系着方便,好谈论教舞蹈的时间和地点。

    和其他人挥手告别了之后,叶婉柒跟着南宫若昀离开了别墅。叶婉柒今晚吃的有点多,小手时不时的摸摸鼓着的肚子,还挺可

    爱。

    可能是刚刚玩的太high,现在脸颊还红彤彤的。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夜风很凉,吹得叶婉柒浑身一个激灵。

    南宫若昀将外套脱下来披在叶婉柒身上。几次推脱无效后,叶婉柒只好认命的穿上。两个人出来的地方和进来的是两处,隔了

    半个别墅,只好一起走一段路程。

    两人一路无话,叶婉柒抬头看着天上的 星星。这处别墅区在郊区,附近几乎只有这一家,旁的即使有,也隔着挺远的距离,因

    此抬头就能看到天上密密麻麻的星辰,很好看。

    叶婉柒抬头就再也移不开视线,多久没见到这么美的星空了?

    南宫若昀顺着叶婉柒的视线往上看去,星空做背景映衬着,眼下是她美好的侧颜。

    说实话这么多年打拼,形形色色也遇到不少人,但到了这个年纪还能保持这份本真的,真的很少见。

    尤其是生在叶家,那种畸形家庭,继母的偏爱,父亲的不照顾,更叫南宫若昀有继续往下打探的想法。

    这个女孩儿心里到底都装着些什么。母亲的惨死她不恨么,父亲的偏爱她不怨么,还有那个三年对她不闻不问给了她巨大羞辱

    的丈夫,她又是放在什么位置呢?

    “别的女孩儿很少有学古典舞的,你是从小就喜欢么?”南宫若昀听到自己开口,问这个问题的同时,心中竟然有些紧张。紧张

    往后会引进来的问题。

    叶婉柒听到这个问题,目光望着远处,似乎是在回忆着些什么,良久,南宫若昀听到她说,“小时候是不喜欢的,因为学古典舞

    很累,很难,一个动作练上一天也学不会。别的小孩儿那个年纪都在公园里玩,只有我要学这些,那时候我心里怨恨母亲。”

    “那你今天说……”南宫若昀的话没说完,就听见叶婉柒继续说,“但是后来就不一样了。有一次我看到母亲为父亲跳的古典舞,

    那么美。”叶婉柒嘴角微微上钩,似乎又回到了那天,又看到了母亲为父亲跳舞的场景,继续说,“母亲说她最爱的人就是父亲

    ,所以能在他眼前展现最美的一面她很幸福。我就想以后若是有了真心喜欢的人,也要为他跳支舞。”

    南宫若昀默默的注视着她,黑夜里她的表情柔和了很多,黑色的眼眸隐隐发亮,好像天上的一颗星辰落下来两颗在眼前,朦朦

    胧胧的,但很美。

    她身上披着他的外衣,夜里声音都蒙上了一层惆怅,“后来我拼命的学,拼命的练,我想将这支舞学好跳给母亲看,我可以做到

    。”

    “可是那天我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她回来。”夜里叶婉柒笑了笑,“我没想到这支舞竟然成了唯一一个我与她有关联的媒介。”

    南宫若昀觉得心里咯噔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裂开了,在那个口子里,是一株嫩绿的芽,带着希望和光明。

    不知不觉间,两人竟然都停下了脚步。叶婉柒看着远处,南宫若昀看着她。

    “有关联就是好的。”南宫若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手在空中抬了很久,也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落在她后背,轻轻拍着,“她

    一定在某个角落里静静看着你,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看着你救死扶伤,看着你找到自己的幸福。”

    南宫若昀将叶婉柒送回别墅区,刘姨已经睡下了,客厅的灯却亮着。叶婉柒轻手轻脚的上了别墅,发现床褥都被铺的整整齐齐

    。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上睡衣舒舒服服的放在了床上。

    本来挺困,可洗完澡又精神了。叶婉柒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想着今天的精力都觉得不可思议。以前觉得高高在上触碰不到的

    认今天还一起吃饭聊天。

    喜欢的明星和她互换了电话要她教她跳舞。还有自己不太看好的南宫若昀,今天竟然表现的如此温柔。想到那个有力道的怀抱

    ,她的脸颊就是一红。

    那股淡淡的烟草味……似乎都快成为他的标记了。

    叶婉柒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手指头,心想最近看到的好看的男孩儿还真是多。阳光的白泽,温柔的秦翰,高冷的南

    宫若昀。

    这一切都还从哪里开始变化的呢?哦,对 她想起来了,从南宫磊的婚礼上时,这一切就都变了。

    南宫磊的婚礼上南宫若昀将她拯救出来,然后她的世界里就多出来一个人。

    叶婉柒掰着手指头想了很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日一早闹钟响起的时候,强忍着不舒服起床洗漱。看着两个浓郁

    的黑眼圈,不情不愿的画了个淡妆,这才看着有气色了一些。

    坐上司机的车去了医院。上次南宫若昀帮她跟主任请了几天的假,昨天正好是最后一天假期。

    叶婉柒也没打算再继续休假,这个月本来也没上几天班,在这么无休止的请假下去,工资还真就没剩下多少。

    换上工作服,坐到办公室的时候,叶婉柒还有些恍惚。昨天晚上她还是那个穿着晚礼服的宴客,今天就穿成这样坐在医院里救

    死扶伤,人生还真是充满传奇性。

    办公室被收拾的挺干净,桌上的病人档案排列有序,几天没来上班桌子上也没有蒙尘。

    叶婉柒观察办公室里的摆设,发现桌子上被人插了几朵花,显得生机有活力。

    正发呆,门被人打开了。叶婉柒看见张凡手里握着几朵雏菊,肩上背着包,显然是刚来。

    张凡也没想到今天叶婉柒会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