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一舞惊人
    这么大一片空间,竟然是为了这栋别墅主人的妻子。叶婉柒学着南宫若昀的样子将鞋子脱了,跟在他后面踩上了地毯,发现地

    毯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但是出奇的柔软。

    叶婉柒光着脚,能感觉到地毯上浅浅的绒毛的触感,很舒服。周围墙壁上保养良好的风景图,从不知从哪吹进来的徐徐的风,

    叶婉柒今夜第二次张开手臂,踮起脚尖,缓缓转开圈子来。

    叶婉柒自小便有良好的素养,心中虽然向往着自由,但生活的轨迹总是由不得自己。年纪轻轻便嫁人,向往名山大川却没离开

    过a市这片小小的天地,胸中途有广阔天地,却选了医生这个职业。

    唯独舞蹈,从不喜欢到喜欢,再从喜欢到钟爱,是这些年一直在坚持着。

    抬脚,踢腿,挺胸,摆头……

    每一个动作都做的流畅无比,如行云流水般。第一个动作完毕,第二个就紧接着施展出来。古典舞本该是陪着中国的山水画被

    背景衬托,本该有素雅的颜色作为衣服的今日却穿了一身浅紫色。

    可在这时间不对,地点不对,观看的人也不对的时候,舞出来的姿态却非常美。叶婉柒感受着脚下柔软的触感,闭上眼睛,感

    受着阳光洒在身上的温暖,能感受到风儿吹在脸上的温柔。

    渐渐的,她沦陷了。甚至无法自拔。

    直到这心中的亢奋渐渐退却,叶婉柒收回最后一个动作,睁开眼时,却蒙了。

    什么时候这么多人?

    南宫若昀,白泽,秦翰,蓝馥雅,都在。

    叶婉柒脸色猛地涨红,竟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她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舞蹈,疯了么?

    “啪啪啪。”第一个不知道是谁带头鼓掌,紧接着掌声渐渐浓厚了些,最后四个人都鼓起掌。为这一曲舞蹈,为这个跳舞的人。

    叶婉柒站在纯白的毛绒地毯上情绪渐渐平静下来。一个舞蹈,叫她这个乱入者暂时取得了大家的认可。

    直到所有人都围在一个小桌子前的时候,叶婉柒才回过神。低垂着头, 竟然难得有些羞涩。

    “你这个舞蹈是古典舞么?好美。”蓝馥雅第一个开口问。

    叶婉柒轻轻点头,“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今天看到这里觉得太美了,没忍住就跳了一小段。”

    蓝馥雅微微眯起眼睛,由衷夸赞说道,“我都有点羡慕你了,会跳这么好看的舞蹈。”叹了口气,她又看了看桌前的这几个人,

    说道,“不像我,小时候就喜欢追着他们屁股后面吓跑。”

    白泽手轻轻敲在她后脑勺,“我记得你小时候是自愿跟在我们屁股后面玩的,爬墙上树可一个都不少。”

    蓝馥雅翻了个白眼,“所以长大了之后你跑去部队里了,若昀哥哥当了ceo,秦翰哥哥。

    跑去学医,就剩下我一个人不知道干什么,就这张脸还勉强看得过去,只能演戏了。”

    说完蓝馥雅还俏皮的吐了个舌头,看着娇俏可爱,叶婉柒也没忍住被逗笑了。蓝馥雅见叶婉柒笑了,又将话题凑过来说道,“婉

    柒,你的舞跳的这么好看,有时间也教教我好不好?那些当明星的谁都有个特长,只有我什么都不会,背后总被人笑话。”

    这种话叶婉柒是拒绝不得的,但是又怕自己托大,帮不上什么忙,于是摆摆手说,“蓝小姐,我的舞蹈都是小时候跟着母亲瞎学

    的,又这么多年没跳了,我怕我教的不好。”

    蓝馥雅倒了一杯果汁给叶婉柒,态度很坚决,“怎么不好呀,我觉得你跳的就很好看。而且你这么温柔,肯定比那些老师教的要

    好。”

    叶婉柒见推脱不来,只好点头答应,末了还加上一句,“不过蓝小姐你可不能嫌弃我。”

    蓝馥雅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笑着说,“你看你,左一句蓝小姐有一句蓝小姐的,我听说我比你大两岁,以后我就叫你婉柒,你

    叫我馥雅姐好了。”

    叶婉柒没有问蓝馥雅是听谁说她比自己大两岁的,但是一想人家现在的身价和地位,叫她一声姐也不亏,就答应了。

    几个人又坐在这谈了一会儿,叶婉柒才见有下人端着吃食过来。不过大多数都停留在楼梯上,只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走进来

    ,一趟一趟的将吃的端过来。

    叶婉柒见他们都叫他一声“蓝叔。”

    见叶婉柒有些疑惑,蓝馥雅主动解释说,“这里是父亲专门为母亲造的,就连我们都是磨了好久答应了好多霸王条款才能每个月

    进来两次。”

    叶婉柒表示明白了。零食都摆放好后,五个人才又重新坐回桌子边。不过这次的位置在蓝馥雅软磨硬泡下和人换了位置坐在叶

    婉柒旁边。

    导致叶婉柒左手是南宫若昀,右手是蓝馥雅。再一看这一桌子人,都是四大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心里就觉得刺激。

    和四大家族的继承人坐在一起吃喝聊天,这种话说出去恐怕都没有人相信吧。

    “婉柒,你还不知道若昀小时候吧,别看他现在整天板着一张脸,哪都写着生人勿进,实际上小时候爬墙上树谁都没他厉害。”

    白泽拿着筷子的手一敲盘子,笑着说,“你别看白泽现在这么出去,在部队里混的挺风光,实际上小时候是我们里面运动神经最

    不发达的一个。”

    秦翰折话音一落,所有人都跟着笑起来。叶婉柒也忍住抿嘴偷着乐,觉得这些人的感情真好。

    这时候蓝馥雅捧着肚子哈哈笑完之后继续说,“婉柒婉柒还有呢,小时候白泽哥不爱学习,考试的时候总是喜欢抄若昀哥的,结

    果那次一个手抖把若昀哥的名字也抄上去了,被我们笑了好久。”

    白泽这时候又是一个暴栗落在她头上。叶婉柒吐吐舌头继续低头吃饭了。

    这个小灶吃的还算不错,大家有说有笑的,蓝馥雅简直是女中豪杰,和白泽一唱一和的把气氛带动起来。秦翰大多时候是笑着

    ,偶尔插话,只有南宫若昀全程都在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