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心动
    “出去出去出去!快放开我!”叶婉柒开始慌张起来,双手狠狠地拍在他身上。南宫磊好像好不察觉,将她轻轻放在地上,这才

    转身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叶婉柒觉得有些难受。鼻子发酸,眼睛发涩。

    一个人挪着上了厕所,又扶着墙一步一步往外走。这个时候南宫磊应该回去了吧。

    叶婉柒吸吸鼻子,觉得这个时候已经好一些了。好在一晚上时间够长,就算走上一个小时,就算走的再难看,也不会有人注意

    到。

    挪动了半天才到水龙头,洗手,又洗了个脸。叶婉柒不爱浪费时间在涂抹化妆品上,这时候倒也不必十分注意维护养这些方面

    。

    眼睛本来有些酸涩,过了一遍水才感觉好了一些。深吸一口气,走出卫生间竟然发现外面站着一个人。南宫磊竟然没走!

    想起刚才的一幕,叶婉柒觉得脸开始发烧。死了许久的心竟然又跳动起来。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即使这个人给你再多的不好,有一天他突然对你好了,你的心跳还是会加速,还是会有一点喜欢他。

    “刚才谢谢你。”叶婉柒深呼吸,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小心翼翼的说道。

    南宫磊将靠在墙上得身子站直,就这么看着叶婉柒。

    “你的脚,手那天晚上崴脚的?”南宫磊突然发问。

    叶婉柒笑笑,显得毫不在意,“这个好像不重要吧。”

    南宫磊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你那天晚上见到我为什么要跑?”

    “呵呵。”叶婉柒伸手撩头发,将碎头发随意掖在耳后,“不跑难道等着你居高临下的对我说我在想方设法的引起你的注意么。”

    说完这话叶婉柒自己都笑了,“南宫磊,你不就仗着我以前喜欢你么?从今往后我不喜欢你了,请你也当做不认识我,不要再用

    你自己的思维来断定我的好坏。”

    南宫磊蹙眉,“叶婉柒,你又在胡闹什么。”

    叶婉柒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咧嘴笑了笑,右脚抬起一些,像是一只瘸腿的狗狗,竟然就这么跳着走了。

    越过南宫磊的时候,还很豪迈得挥挥手。

    南宫磊看着叶婉柒的背影,嘴角动了动,总觉得胸口那有些东西在流逝。那是什么他说不清楚,就知道很难受。

    天知道叶婉柒蹦的有多难受。一个转角就看到刚才自己出来的那间病房。撇撇嘴,虽然很不喜欢,但这也是自己今晚唯一的住

    所了。

    刚才路过电梯的时候她特意去看了一眼,发现这间十楼。从十楼跳到自己五楼的办公室,途中还不确定会碰到多少熟人多少家

    属,想想就觉得丢人。还不如今晚先住在这,明天找机会联系上张军妹把自己接走,至于医院那面她早就请好假了,倒不至于

    被开除。

    叶婉柒一面想着,一面手扶着墙壁一路走。一百米的距离走了有五分钟也不恼,一把推开房门,就看到自己的床上坐着一个人

    。

    叶婉柒以为自己走错了,嘴里连连说着抱歉退了出去。可当看到那个门牌号时,却意识到自己没有走错,于是又推开门挪了进

    去,手在墙上摸索了一会儿找到了开关,打开灯,就看到坐在床上得那个人竟然是南宫若昀。

    叶婉柒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九爷,我记得您可是个大忙人,怎么最近几天看着似乎不太忙。”

    南宫若昀笑一笑,“时间是挤出来的。”

    叶婉柒咬牙切齿,“您这个时间可是一刻值千金,我觉得还是不要浪费在我的身上了,尤其是现在孤男寡女的,还是再医院的病

    房里。”

    叶婉柒顿了顿,继续说,“我记得您说过你是有夫之妇,九爷是公众人物,是社会人的表态,还是不要做这种不理智的事了。”

    南宫磊坐在床上听见叶婉柒说完,倒是没什么表示,只是给了个眼神,顺便问了一嘴,“说完了?”

    叶婉柒有种深深地无力感。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根本没有着力点。

    苦恼。

    “我不觉得我身上有什麽值得你注意的地方。”叶婉柒手扶额,“所以还请九爷你先回去吧,今天的事情很感谢你,但是我这么一

    个没权没势的小人物,真的禁不起你们这个权贵的游戏。”

    叶婉柒还记得汪汶看见华阳时候的表情。能叫南宫家的人有这种表情,一看就知道自己那个所谓的丈夫叶不是简单的人物。最

    起码可以让南宫家忌惮。

    “我还真有一件事要请你帮忙。”南宫若昀站起身,走到叶婉柒面前,手挑起她的下吧那双眼底染满笑意,“这张脸不错。”

    叶婉柒很反感这种挑逗的动作,别开脸,却没胆量打落他的手。

    “九爷请自重。”

    南宫若昀笑笑,就真的没再做出什么轻佻的动作,“过几天有场宴会,我还缺一个女伴。”

    想也没想,叶婉柒直接就要拒绝,却被南宫若昀一个眼神止住了,“你先别着急拒绝我,先听听条件。”

    “条件?”

    南宫若昀笑着点头,微微低头看着叶婉柒,身上那种淡淡的香草味很好闻。

    这还是那次之后叶婉柒第一次和南宫若昀离得这么近,脸微微发红,呼吸也急促起来。不必去看,就能想起他健硕的肌肉。

    叶婉柒想躲,可却无处可躲。即使有想法,也从来没真正实践过出轨,别说出轨,就连这么近距离的和一个男人接触,都没有

    过。

    巧的是,这几次的主角还都是南宫若昀。那个堂堂九爷。

    “什么条件?”叶婉柒鼓起勇气,将脑子里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都去掉。

    九爷轻声一笑,手挑起她几缕散落在额前的碎发把玩,“我能让你摆脱那个人的束缚,和他解除婚约。”

    脑子里轰的一声。

    叶婉柒还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真的能摆脱那个所谓丈夫的束缚,摆脱阳华的监视。

    但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叶婉柒都没打算放过。如今南宫磊已经成婚,自己当初与九爷成婚无非也是意气用事。

    这口气,也叫她被九爷囚禁在这个豪华的笼子里三年不得自由。如今她也长大了,如果能摆脱那一纸婚约,倒也未尝不可。

    但……即使是南宫若昀,有可能么?

    叶婉柒在这一瞬间忘记了两人过度亲密的姿势,竟然与他对视,“你怎么敢保证你能帮我解除婚约?”

    南宫若昀眼底渐渐染满笑意,嘴角微微勾起,那是一个自信的笑容,最起码叶婉柒没再别人身上见到过,即使是南宫磊。

    “因为我是九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