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巧舌如簧
    叶婉柒有种深深地无力感。当年选择医生这个职业,这几年也算是看透了生死,也知道自己将来有一天会过上那种躺在床上生

    活不能自理的日子,有一天会有别的医生握着手术刀尝试拯救她的生命。

    可却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切掌握她动向的是这个自己并不熟悉的男人,也是不知多少少女日思夜想渴望见上一面的九爷

    。

    命运未免太可笑。

    知道拿他没办法,叶婉柒只好妥协,“那我今天只能住在这里了。”她打量了一下这间病房,要不是闻到那种熟悉的消毒水味道

    ,叶婉柒还真要怀疑自己昏倒这段时间被南宫若昀带到什么地方了。

    叶婉柒觉得自己实在没办法忍受病房装修的像卧房,但也得烂在心里不能说出来。要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模样帅气身上总带着

    淡淡烟草气味的男人是九爷。

    这个男人,谁敢惹?

    轻轻笑了笑,叶婉柒比出一个讨好的笑,“但是我今天回不去,总得和刘阿姨说一声,免得她担心。”

    “你家里我已经打过招呼了。”

    “……我说好这段时间住在朋友家,如果不回去她会担心。”叶婉柒眼珠子一转,想到了张军妹。

    “你那个朋友已经来看过你了,知道你今天回不去。”南宫若昀身子半倚在桌角,一条腿微微曲起,右手夹着一根烟草。

    应该是烟瘾犯了但是忍住不抽。叶婉柒眨眨眼睛看着头顶上的水晶吊灯有种深深地无奈。

    似乎从三年前开始,自己的生活就被人限制了自由。画地为牢,这座牢笼是她为自己盖的,可最后握着钥匙的人却不是她。

    不知睡着时被喂了什么药,躺了五分钟没有,就觉得深深地困倦。叶婉柒眨巴眨巴眼睛,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终于陷入了昏

    睡。

    看着叶婉柒睡着,南宫若昀眼底的笑意转化为温柔,将在手中握着不知多久的香烟搁在桌面,将床轻轻摇下来,又将叶婉柒抱

    在床上顺着安置好盖好被子这才出了病房。

    门口处华阳早就等在那里,南宫若昀径直往前走到了一个拐弯处,一个转身进了一间办公室,华阳紧紧跟在后面。

    进了屋坐在椅子上,南宫若昀脸上便没了笑意,“这次老爷子可是下了狠心了,连汪汶都试出来了。”

    华阳只有面对南宫若昀这个老战友时脸色才柔和一些,讲道,“叶岚依不管怎么说也是南宫家的孙少奶奶,大婚三日就割腕进了

    医院已经是个大新闻了,要是再在医院出什么事,真是十张嘴巴也说不清了。”

    南宫若昀点点头,却不说话,那双眼睛却告诉人他在思考,“叶岚依的手段虽然拙劣,但是阴差阳错叫老爷子把注意力引在叶婉

    柒身上。不好办。”

    确实不好办。

    “华阳,”南宫若昀谈了口气,站起身拍拍华阳肩膀,“这几天就辛苦你盯着紧一点,老爷子这头听到风声,很快注意力就会被吸

    引过来。”

    华阳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睡前喝的那杯水课害惨了叶婉柒。睡醒的时候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不得不掀开被子自己走着去。

    右脚上的石膏不小,走路造成很大障碍。叶婉柒只能手扶着桌子扶着墙小步的往前挪动。

    醒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护士在休息室打瞌睡,值班的大夫也昏昏欲睡,叶婉柒在五楼的住院部,更不可能看到人。

    好在没有人看到,叶婉柒这几步走的筋疲力竭。倒不是脚腕有多疼,而是石膏的重量和位置会给脚造成很大的负担。

    叶婉柒不记得医院里有这么一间豪华的病房,也不知道自己在哪一层,厕所在什么位置,只能挪动脚步一步一步的找。

    平时几步就能走到的位置今天走了半天也没见走出去多远,这对叶婉柒造成了很大的挫败感。

    干脆坐在原地用手去捶打石膏,可这根本不管用,倒是把手给锤红了。

    医院的走廊本来就安静,灯也昏暗的很,尤其是凌晨时候,几乎很少有人。叶婉柒刚来医院实习的时候就听见前辈的劝阻,说

    是晚上不要出来走动。

    叶婉柒本来就不是一个胆子大的女孩儿,这时候觉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细心凝神去听,果然听到身后似乎有脚步声。

    感觉浑身汗毛一颤,整个人都不敢动了。叶婉柒屏住呼吸,就凭借她的这双腿,就算要跑也跑不了几步。

    只能闭上眼睛认命了。心里暗骂南宫若昀这个老狐狸,把她一个人扔在医院里不管了。就算要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这时候脚步声在身后消失了。叶婉柒却不敢回头,甚至连睁眼睛也不敢,只能小声念叨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不要吃我不要

    吃我。”

    南宫磊看着叶婉柒坐在地上捂着眼睛小声嘀咕的样子觉得哭笑不得。以前是情侣的时候他就记得这姑娘胆子不大,没想到几年

    过去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南宫磊故意在后面站了一会儿才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说话的语调很冷。其实连南宫磊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面对叶婉柒的时候会变作这样的语气。分明是关切,说出嘴的话就变成

    了不耐烦。

    叶婉柒本来是害怕的,但是听见南宫磊的声音,莫名就不害怕了。

    却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坐着坐着,眼眶就有些湿润。当面的画面闪过脑海。

    那些蒙尘的承诺也一点点浮现脑海。

    “你胆子这么小,我以后可不会放你一个人在外面。”

    “你以后走到哪,我都会陪着你,有我在,你就不用怕黑了。”

    犹如魔音一般,就缠着叶婉柒,心绞痛着,手捂住胸口。

    南宫磊察觉到叶婉柒的反常,绕到她前面,有意关切,于是放缓了声音问,“你怎么了?”

    叶婉柒轻轻摇头,“我没事儿。”

    抬手做一个撩头发的动作,用手背悄悄将眼泪擦干。强壮镇定的站起身,手扶着墙打算继续找厕所。

    如果可以,她真想立刻就转身回病房,躲开这个不该再见到的人。

    南宫磊蹙眉,手抓住她的手腕,“你要做什么去?这么晚了怎么不去睡觉?”

    叶婉柒轻轻甩开他的手,“这位先生,请你自重。”

    南宫磊看着被甩开的手,竟然有了些怒气,可看着叶婉柒奇怪的走路方式,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有些发红,突然上前一步,

    将叶婉柒打横抱起。

    叶婉柒没想到南宫磊会这么做,被吓的惊呼一声。好在声音不大。就见南宫磊抱着她大步往前走。

    走到一个拐角处,叶婉柒终于看到女厕字样。然而下一秒,南宫磊竟然没有丝毫迟疑的抱着她直接进了女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