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高烧昏倒
    听到阳华声音,叶婉柒莫名觉得心头安稳了一些。也不是觉得多亲切,只是这三年来,阳华一只守着自己,三年时间,虽然没

    真心实意的为自己做过什么,但只要自己开口,从来没有推脱过。

    心中越发感谢刚刚自己在办公室偷偷给阳华发短信来救场。叶婉柒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挪动几步站在阳华身边,一双眼睛看着

    已经空荡荡的病床。叶岚依在南宫家虽说不受宠,但怎么说也是南宫磊明媒正娶四方宾客都到齐了的。

    南宫家的孙少奶奶住院,主刀医生怎么也得是医院最高级别的。叶婉柒笑笑,随后收回目光。余光却注意到南宫磊竟然站在一

    旁盯着自己看,那眼神,似乎没有往日那么严重的厌恶了。

    迎上他的目光看过去,叶婉柒和他对视。心中自然还会心潮澎湃,但一想到许阿姨对叶家爷爷四十年的守候,就觉得她对他的

    爱也许没有那么深了。

    这几日的经历,虽说不算是及惊天动地,可对于叶婉柒来说也算是大起大落,心境上的不同也叫她更加看得开了。

    因此与南宫磊对视时,即使做不到心如净水,但也不至于被人看出来什么。见叶婉柒对自己再也不是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南

    宫磊觉得她也不那么可恶了。

    三年来,自从与叶岚依暗度陈仓,就再也没有仔细观察过叶婉柒。今日这么仔细观摩下,发现叶婉柒的模样甚至比叶岚依更精

    致一些。

    但是两姐妹一个喜爱淡妆,一个独爱素颜。所以这么一看之下,叶婉柒的皮肤倒也没有叶岚依来的精致了。

    叶婉柒见他打量自己,倒也没有特意做些什么,转开目光看向别处,就像是面对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一般。

    这边叶婉柒与南宫磊暗流汹涌,那边阳华与汪汶也到了白热化阶段。

    “我都不知道堂堂阳华竟然会来保护一个小医生。”汪汶眼睛下的小眼睛微微眯起,似乎是在思考,那双眼睛从阳华进门开始就

    没有移开过目光。

    阳华面不改色,那张刚毅的脸没有什么变化,“九爷叫我护着谁,我就护着谁。”

    提到九爷,屋子里的几人面色都有些变化。唯一能淡定些的,倒也就是叶婉柒了。三年前她不知道九爷是哪号人物,也不知道

    阳华是什么身份。

    三年之后知道了,即使有些惊讶,也不会过于浮夸。阳华的到来叫叶婉柒安心,一直高度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

    人就是这样,环境允许下可以撑着精神超出极限还生龙活虎,但是一旦松懈了,各种反应都纷纷涌来。

    脚上如火烧一般一阵一阵的痛,一阵一阵的热浪。热浪好像从脚掌上移,到浑身都发热,这阵热浪上了头,就是一阵眩晕。

    身子轻轻摇晃了几下,也不知从哪里伸出来一只手扶助她,这就是叶婉柒最后的记忆。下一秒,便昏倒在一个人的怀里。淡淡

    的烟草味将她包围。

    叶婉柒睡得并不安稳,梦是片段式的,杂乱无章。上一秒梦里还是和南宫磊相恋时的甜蜜,下一秒就到了那场孤单的婚礼。

    庄严肃穆的教堂,诵经的教徒,可爱的牧童,还有那天刺眼的阳光,她穿着婚纱独自站在上面,四处却望不到新郎。

    梦里她不知道新郎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嫁给谁。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孤独感,叫她想哭。

    眼泪顺着眼角落下,可能哭花了妆。闭上眼,感觉到有人为自己擦拭眼泪。

    谁?

    叶婉柒想睁开眼看看,眼皮却沉重的睁不开。挣扎了几次后,就看到一片柔和的光。白茫茫的一片,在眼底渐渐聚焦到一个简

    单的光圈。光圈从模糊到清晰,渐渐浮现出那复杂的水晶灯原貌。

    水晶灯。

    这是哪?公主的城堡?

    灯光下一个影子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揉了揉眼睛,终于看清了这人是谁。

    南宫若昀。

    “你……”嗓子有些干,有些疼,还有点哑。就一个字就疼的不行。

    叶婉柒蹙眉,手摸着脖子。

    身下的床缓缓上升,叶婉柒感觉到自己做起来到一个舒服的角度,身下的枕头被南宫若昀垫起在身后,一杯水就递在眼前。

    “谢谢。”接过水发现还是温的,咕咚咕三下两下就把水喝光了。南宫若昀把水杯放在桌子上。见叶婉柒看着她,笑着说,“你刚

    醒,水喝太多不好,忍一忍吧。”

    叶婉柒只好作罢。

    喝了一杯温水感觉好了一些,开始打量起这间病房。发现这间病房竟然比叶岚依的那间还要豪华一些。

    嘴角抽搐了两下,起身就要离开。刚刚躺了一会儿,身上已经蓄了些力气。可看到自己双脚的时候,叶婉柒却动弹不了了。

    这个被包着像是粽子一样的脚是自己的么?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只是崴了脚,行动有些不便。

    至于包成这样?

    还打上石膏几个意思?

    南宫若昀一脸笑意的看着叶婉柒,双手抱着胳膊,好像就打算在这里看看叶婉柒最后会怎么办。

    撇撇嘴,叶婉柒坐在床上,腿上打了石膏,被高高吊起,叶婉柒甚至能想象到自己像一条任人宰割的鱼儿一样。

    就如她此时脸上的表情,一定也是要多悲催有多悲催。

    “我能把这个石膏拿下去么?”叶婉柒脸上的表情很悲愤,“我就是崴了个脚,不至于弄得跟做完截肢手术一样吧。”

    南宫若昀摊摊手,一副我也没办法的表情,“这个得听大夫的,我不是医生,我也不知道怎么拿。”

    叶婉柒气的鼓起腮帮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南宫若昀是故意的,“那麻烦你帮我叫一下大夫。”

    南宫若昀忍住笑,“大夫已经休息了。”

    叶婉柒翻了个白眼,“肯定有值班大夫。”说完她看了眼墙上的古典挂钟,“何况现在也还不晚,才八点多,肯定有值班大夫。”

    南宫若昀笑笑,“我听说孙少奶奶好像又有什么问题了,所有大夫都去围着他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