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小巫见大巫
    四十多年的陪伴,叶婉柒听着觉得有些惊讶。这四十年的数据,比起自己那不痛不痒的三年,似乎太过庞大,庞大到连叶婉柒

    自己都自愧不如。

    在自己为南宫磊结婚而自怨自艾的时候,这位老人已经用自己的方式陪伴了自己喜欢的人四十年。这四十年里老爷子娶妻生子

    ,甚至是有了自己的孙女,许阿姨一直没有离开过。

    叶婉柒思绪万千,浑浑噩噩的过去一上午。知道医院打来电话,才终于如梦初醒,坐着老爷子的吉普车,出了郊区。

    车上一路,叶婉柒都在回忆主任的电话,电话的内容很简单,她主治的病人叶岚依出现了不良反应。

    叶婉柒靠在椅背上,思绪万千。术后不良反应是有存在的可能。比如癌细胞手术,手术切除后还有可能继续扩散,甚至比手术

    之前更恶劣。

    但割腕手术的不良反应简直微乎其微,最起码叶婉柒没见过。

    车子快速行驶在马路上。叶婉柒靠着车窗,能看到来往的车辆快速闪过,甚至带着发动机躁动的声音。

    车上有人哭有人笑,人生百态,应有尽有。叶婉柒能想象到自己此时的表情,必定是笑不出来的。

    眼下被召回医院,一定是叶岚依的手段。她想对自己做什么?

    秀恩爱?丢工作?还是又有什么别的想法。但是唯一确定的是,这一趟她必须回去。

    叶岚依挑战的是她作为一名医生的原则。无论前方等待着她的是什么,她都必须以正当的方式解决。

    车子稳稳当当的在停车位停靠,叶岚依拒绝了司机等在这的要求,独自进了大楼。

    不必自己寻路,南宫磊的保镖已经等候在门口。随着上了五楼,左拐右拐的就到了上次叶婉柒偶然找到的vip病房。

    病房门口守着两个西装男子,里面已经站了四五个人。

    有几个熟面孔,南宫磊,院长,主任,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带着金丝框架眼镜的男子。

    唯一一个不认识的男子,叶婉柒视线在她身上停顿两秒。发现眼镜男模样清秀,一双眼睛却生的细长,小眼聚光,这双眼睛叫

    叶婉柒觉得危险。

    是那种随时等待猎物露出马脚的猎豹。叶婉柒提醒自己一会儿说话千万注意分寸,不要让这人抓到马脚,凭白添了麻烦。

    最先迎上来的是主人,也就是叶婉柒的顶头上司。叶婉柒给主任一个放心的眼神,双手插在兜里,上五楼时叶婉柒已经进自己

    办公室换好衣服,此时正是一个标准的大夫该有的打扮。

    叶婉柒手上拖着一个小本子,另一手从胸前口袋里取出圆珠笔,按了两下握在手里。侧身越过主任,终于看到了床上神色憔悴

    的叶岚依。

    两姐妹四目相对,叶婉柒看着她的楚楚可怜,眼里染上笑意。

    按照叶岚依的性子,这时候该撒泼,该发狂才算是真的她。这个时候装出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才是有什么阴谋。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份上,也只能见招拆招了。

    叶婉柒盯着叶岚依的脸瞧了片刻,还没等开口询问,就听见她楚楚可怜的声音,“姐姐,我知道你还爱着磊,但是我们现在已经

    结婚了,你就算杀了我也改变不了我是磊妻子的事实,你对我下手可以,求你不要伤害南宫。”

    叶婉柒面不改色,在本子上快速的写着什么,一面说道,“首先,选择轻生的是你自己,而我从手术台上救了你的命。其次,我

    是你姐姐,你们既然叫我一声姐姐,我就没有害你们的理由。最后,回答我的问题,手术后有吃过什么食物。”

    叶岚依从床上挣扎着要做起,做过手术得手撑着身子,手腕处的纱布很快渗出血丝。

    叶婉柒看了眼,除了挑眉倒是没说什么。对于这种不珍惜生命的患者,她向来没什么法子。

    但叶岚依这招对叶婉柒无效,对其他人却有效。身子不知道被谁一把推开,一个人呼啦啦的就围了上去。

    “快快快!病人伤口崩裂,立刻准备手术缝合!”

    “岚依?”南宫磊看着床上脸色更苍白的叶岚依,脸色很难看。

    叶婉柒站在最后,透过那些忙碌的身影和叶岚依对视,看见她眼中不懈的笑。

    以及唇瓣开合中无声吐出的几个字,“我要毁了你。”

    “叶婉柒小姐。”身侧不知谁在叫她。叶婉柒回头,看见那个金丝眼镜的男子。

    “叶婉柒小姐,”他笑了笑,跟绅士,很斯文,“我是南宫家的律师汪汶,现在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

    叶婉柒心中没来由的一个激灵。这男人给她一种危险的感觉。南宫家不养闲人,自己若是贸然和他对话,恐怕会留下把柄。

    于是她回绝道,“不好意思汪律师,有什么问题,我想你可以直接和我的律师谈。”

    汪汶眉头一挑,“你的律师?”

    “叶婉柒,你不要想什么歪门邪道。”南宫磊皱眉,视线若有若无落向她的脚。

    叶婉柒右脚正缠着绷带,出门前为了方便叶老爷子给她准备了拄拐,被叶婉柒放在办公室了。

    她不是个争强好胜的,可面对叶岚依,总是不愿意低头。

    下意识将右脚往后挪动一步,不想被南宫磊看到这一幕,但转念一想,她们两人已经没有关系了。

    那点微薄的感情,再也支撑不过第四个念头。于是挪动了一半的脚又挪了回来。

    叶婉柒笑着说道,“南宫先生说笑了,面对你们南宫家,我怎么敢想歪门邪道,我这个没有背景没有后台的小小女子,可没这个

    胆量。”

    听了这话的华阳脚步一顿,还是走了进来。

    汪汶没想到这个时候会突然冒出来一个华阳,镜片下面的眼睛闪现一丝惊讶。但很快恢复正常。

    华阳先是对叶婉柒点点头,随后视线在屋内众人身上扫过一圈,冷笑着说道,“一个小医生叶值得你们这么兴师动众的,连汪律

    师都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