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各怀心事
    张军妹就那么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从认识那天起,叶婉柒就知道张军妹不是那种表面看着那么大大咧咧的女孩儿,她心事极重,只是被外表给掩盖。

    只是张军妹从来不说,她也无从得知那心事从何而来。

    正发呆着,突然被一股大力拉住,叶婉柒被人拉着重重扑向床,感觉身体被床弹起一些距离,然后又重重跌落,一双手就那么

    伸向她的腰。

    叶婉柒竟然就这么被张军妹按在床上挠痒痒,虽然体力差距不小,但叶婉柒还是奋力还击,两个人就这么在床上嬉闹起来。

    直到累得气喘吁吁,这才双双躺在床上,两个小脑袋就这么紧紧靠在一起,像是两个并排生长的小蘑菇。

    快乐的定义是什么,叶婉柒不知道,可能这世界上很少有人知道。每个人对快乐的定义都是不同的,比如三年前她所有的快乐

    都在南宫磊一个人身上。

    他对自己笑,对自己温暖,轻唤一声女朋都,她都可以将一天的快乐都寄托在这短短三个字身上。

    也正是那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成就了她这三个字的追求。而现在没了那份快乐,失了那份执念,叶婉柒就不知道自己的快乐是

    什么了。

    是和那个神秘的九爷解除婚约,还是就像现在这样过着简单的生活。叶婉柒伸手看着指尖上落得那一点点月光,陷入了沉思,

    还是一阵手机振动的打断了她的思路。

    叶婉柒没想到有一天自己消失还会有人来找自己。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来电显示是本市。

    想了想,还是按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是个低沉的男音,“你在哪。”

    叶婉柒一愣,反复确认了电话号码和这人的声音,确实不是自己认识的。于是清了清嗓子,讲道,“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现在

    在哪,好像和你没关系。”

    那头是两秒钟的沉默,声音再响起来的时候听不出喜怒,“阳华这几年就是这么看着你的。”

    叶婉柒感觉自己浑身一颤,想到了什么,她捧着手机的手都有些紧张,将它靠在耳朵边,试探着问道,“九爷?”

    那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叶婉柒感觉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这个有可能比自己见过的那个九爷还神秘的人物,三年未见的自己的丈夫。

    “你现在在哪?”叶婉柒紧张的说不出来话,九爷在那头问道。

    叶婉柒想了想,知道就算是自己撒谎,他也会找到自己,索性实话实说,“我在朋友家。”

    “嗯。”那头好像有什么人在低声说话,这声嗯,叶婉柒确定不是对自己说的,之后那声窃窃私语不见了,九爷似乎有什么急事

    ,只简单的交代着说,“你在外面注意安全,有问题打阳华电话。”

    顿了顿,叶婉柒又听见他说,“住几天就回家吧。”

    来不及说什么,电话那头就响起一阵忙音。

    奇怪的感觉游走全身,回家?叶婉柒觉得脸有些发烧。九爷的声音是那种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单单是听着电话,就能想象得到

    他在那头身子靠在椅背上,那张神秘的深刻的脸望着黑暗的某处,时不时的动动嘴角发出最简单的音节。

    即使没见过,竟然也该死的迷人。

    这个三年没见的丈夫,第一通电话,就赢得了她的好感。

    叶婉柒把头埋在被子里,能感觉被子被自己的脸颊温度感染的温热,那种灼烧的感觉持续了很久,叶婉柒才感觉到夜的清凉。

    在床上翻了个身,看着没开灯的房间,思绪涌动。她这是怎么了?就因为一个人的声音就害羞了?

    手机还握在手里,机身还很热,提示着刚才那不到一分钟的通话确实不是幻想出来的。不由得将手机按亮,手机界面还停留在

    刚刚的通话记录中,默默看着那个号码看了几遍,还是按出了退出键。

    她本以为这个神秘的九爷是个古板的人,没想到竟然默许了自己住在外面。

    刚才他说什么来着?

    奥对,“住几天就 回家吧。”

    回家,回家。

    他竟然说那个没有温度的大房间是家。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叶婉柒回想起自己那个没有温度的家。

    母亲死的早,父亲取得后妈更是向着自己的女儿。也正是这一层关系,叶岚依才有机会抢走自己的男朋友。

    其实仔细想想,叶岚依也正是随了那个娘。当年她也是想方设法上了爹的床,怀了叶岚依,才有了如今叶家当家主母的位置。

    而自己的性格,也是随了自己的娘亲吧。

    叶婉柒眼前又浮现出娘亲还活着时的气质模样。听说她出身名媛仕家,性格温婉,颇有气质。娘亲活着时就是个大美人,剩下

    自己后也是风韵犹存,那场车祸虽说夺走了她的生命,却叫她年纪永远定格在了最美的时候。

    想起娘亲叶婉柒总是忍不住变得脆弱,眼泪很狂就在眼睛里打转。想想也正是娘亲死了那年,家中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

    叶岚依母女在叶家暗箱操作,叫爹对自己百般厌恶,更是将自己嫁给了这个不知死活的九爷。

    又翻了个身,叶婉柒双眼瞪着天花板,就这么想着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便睡着了。一夜无梦,竟然睡了个好觉。

    第二日被张军妹的大嗓门吵醒,出了门就见许阿姨手中拿着医药箱走了进来,在叶婉柒的床上为她换绷带。

    叶婉柒见许阿姨手法娴熟,忍不住问道,“许阿姨饭菜做的好吃,没想到这方面的手法也很优秀。”

    许阿姨一面为叶婉柒包扎,一面笑着说道,“我是在老爷年轻的时候认识他的,那时候我是护士,他还是个小军官,之前为老爷

    包扎过几次,老爷是个念恩的人,改革开放之后就将我收到这给我个活计。”

    叶婉柒听了大惊,心想年轻时候到现在,怎么说也得有四十年的时间了。无论是什么原因,许阿姨竟然陪在叶爷爷身边四十多

    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