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被吵醒
    夜色静谧,南宫若昀却能听到她低低的啜泣声。

    他用手将叶婉柒轻轻搂在怀里,不为别的,就为能以这么一个陌生人的身份给这个无辜的女孩儿一些安慰。

    叶婉柒哭了很久,直到累得睡过去。南宫若昀将她放在床上,找来一条毯子盖在她身上,就这么坐在旁边看了一整晚,直到被

    秘书一个电话叫走。

    叶婉柒是被吵醒的。

    走廊上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做起来的时候还有点迷糊,直到昨夜的记忆渐渐冒上心头。她咬了九爷。

    那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可能是昨夜哭的太久,叶婉柒觉得眼睛有些肿胀,还有些疼。站起身,从包里拿出个小镜子出来照,发现眼睛果然肿的像核桃

    ,心情却好了挺多。

    心想这样顶着一对核桃眼睛该怎么出门,于是穿上便衣,又带上个口罩将这张脸挡的严严实实。

    叶婉柒担心昨天晚上那条路会再碰到南宫磊,这次特意绕着五楼走了一大圈。

    绕开了那个瘟神,叶婉柒觉得心情大好,走路也都轻快了许多。只是昨天晚上崴脚的地方还有些疼,叶婉柒没有去看,看了就

    会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不愉快。

    走到一条安静的走廊,叶婉柒觉得有些奇怪。医院走廊上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病人来往,但是这一层却没有,就像是医院里一个

    与世隔绝的世界。

    叶婉柒出于好奇,往里瞥了一眼,这一眼,就叫他走不动路了。

    这是一间很大的病房,里面不像是病房,倒像是一间宾馆。墙壁上贴上了精致的墙纸,一面墙上镶嵌了衣柜,最重要的是房间

    最中间的位置放的大床,让她想起了自己家的那张。

    叫叶婉柒走不动路的,不仅仅是这病房里的装饰,而是坐在床上的两个人。

    叶岚依,南宫磊。

    叶婉柒正靠坐在床上, 小小的桌子立在上面,桌子上拜访了几个保温盒,怎么看里面装的都不像是普通的外卖,不用想也知道

    是家里面的大厨熬制的营养餐。

    叶岚依恢复的不错,面上已经见了些红润,只是苍白还是掩盖不住。左手手腕上还缠着绷带,绷带上带着血丝,应该是由于动

    作过大牵扯了伤口。

    南宫磊坐在一边,手里握着一个饭盒,小勺子一勺一勺的喂着叶岚依吃饭。叶岚依一如既往的乖巧,南宫磊也温柔有耐心。

    这一幕看着分明很温馨,叶婉柒却觉得心痛。

    不敢再过多停留,手捂着胸口离开了。

    路上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人,一直到吹到了外面的风,这才好了一些。九爷派给她的司机就等在楼下,叶婉柒挥挥手示意自己不

    想上车,到路边的花坛上给张军妹打了个电话。

    挂断电话后,抱着胳膊低头,膝盖抵在胸膛,看着地上的蚂蚁发呆。八月份的天气说不上有多冷,可叶婉柒就是觉得衣服穿的

    少了。

    把胳膊抱得很紧,就在要睡着了的时候,叶婉柒感觉胳膊被一股大力拽起来,脚下站立不稳,差点摔倒在地上,好在被人拉住

    了。

    “不是吧叶婉柒,咱们才多久没见,你怎么这么柔弱了?”张军妹声音不小,周围来往的人都把目光投过来。

    叶婉柒手搭在她肩膀上,张了几次嘴才说出话,“带我走。”

    张军妹玩味的目光转变为低沉,上下打量了几眼叶婉柒,没说什么,胳膊撑着她的,问道,“能走么?”

    叶婉柒想说自己能走,从医院五楼一直到这里都是她一个人走过来的,可当她尝试着往前走了两步,脚上一痛,直接就往地上

    跪。

    张军妹一把拉住她,脸色沉了几分,弯腰拍拍自己肩膀,“上来。”

    叶婉柒也不扭捏,趴上她的后背,张军妹双手抓住她的双脚固定她的身子,又试着往前走了两步,发现还可以。

    身后就是医院,可张军妹还是背着她去了小诊所。坐在诊所的小床上,小护士为叶婉柒做好包扎,又交代了注意事项,这才给

    人开了药。

    手上拿着药,张军妹抱着胳膊看着坐在床上眼睛肿的像核桃,脚腕肿的像馒头的叶婉柒,“又是南宫磊那个渣男?”

    叶婉柒没说话,这些事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前前后后的因果实在是太复杂,就像是一团被猫咪玩过的毛线,找不到头了,也根

    本不知道有没有那个头。

    张军妹弯腰,保持着与叶婉柒平齐的高度盯着她,“叶婉柒,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他已经完全抛弃你了,你看看你为他变

    成现在这个样子值得么。”

    叶婉柒想起自己这几年来的境遇,眼眶一红,心也狠了起来,“昨天叶岚依割腕自杀了,我为她做的手术。”

    张军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只吐出来一个,“靠!”

    原地走了两圈,张军妹似乎还是没办法理解叶婉柒的脑回路,“人家割腕自杀不想活了,你一个情敌你怎么不随了她,你还救了

    她继续和你抢男人?”

    叶婉柒也觉得有点委屈,低头不说话。

    张军妹又看了眼她缠着绷带的脚,想起什么了,“那你脚怎么回事?”

    叶婉柒还没说话,张军妹就自己分析起来,“就你这个性格就算是想树敌都困难,唯一惹得就是那对狗男女,怎么,你把人给救

    活了,人家不乐意了?”

    叶婉柒想想自己的脚也觉得有点难以启齿,不是让人给打的,就是因为大半夜上厕所见到了个不想见到的人跑的急了一点给崴

    的。

    于是摇了摇头。

    张军妹又问,“让病人家属给打的?”

    叶婉柒又摇头。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总不能是自己抽筋了吧。”叶婉柒想了想,还是点了下头, 最后再张军妹要杀人的眼神下将事情前因后果

    给解释了一遍。

    张军妹听完之后倒是不在屋子里转圈了,只能看着叶婉柒由衷的说了句,“靠,叶婉柒你简直就是个人才啊。”

    叶婉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