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站着一个人
    靠在门上,叶婉柒微微喘息着。刚才跑的太快,不知不觉连崴脚了都不知道。现在安全了,觉得脚腕也有些隐隐发疼。

    弯下腰想揉揉脚腕,却发觉脚上这时候已经肿了一大片。不用看也知道它的惨状。叶婉柒手扶着门,弯腰将高跟鞋给脱了扔在

    一边,可当直起身子时,却发现窗边似乎站着一个人,背后一阵发凉。

    有人?

    那人是谁?

    这时候门外已经传来脚步声。她听得出来,那是南宫磊的。三年的爱恋,三年的欢喜,早就将他的一切都记在心底,现在发现

    连忘掉都不可能。

    心砰砰跳着,在这黑暗中竟然觉得很响亮,也不知道窗前的神秘客人与门外的南宫磊能不能听到。

    叶婉柒犹豫着,是站在这里等着南宫磊走掉呢,还是现在立刻冲出门去求救,向那个厌恶自己厌恶到极致的前男友求救?

    叶婉柒维持着站立的动作,陷入了两难。

    南宫磊还在门外徘徊着,叶婉柒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她知道只要自己开门出去求救,一定会等来那人厌恶的眼神,他会狠狠

    的一把将自己推开,说自己在这里演戏求原谅,或者是换一种方式投怀送抱。

    叶婉柒突然觉得有些难过,手扶着门,眼睛注视着窗边的男人,耳朵却紧紧关注着门外的南宫磊的动向。

    她多想现在门外的人轻轻地敲两下门,然后问自己怎么了。

    但现实永远和思维中的世界不符。

    南宫磊脚步声在门外徘徊了一会儿之后,她听到了一阵手机铃声。

    “喂?”

    “嗯,我出来上厕所,现在马上回去了。”

    随着这两句轻柔的尾音,叶婉柒听到南宫磊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走了。

    她低头看着黑暗中自己的脚。脚崴了,凭着她自己的脚程,是怎么也跑不过一个高大的成年男子的。

    该怎么办?

    叶婉柒又收回视线看向窗边,想看看那人究竟有没有注意到自己。可当她抬头时,却蒙了。

    窗边哪有人?

    幻觉?

    叶婉柒擦了擦眼睛,可动作刚进行到一半,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圈住。

    淡淡的烟草味道将她包裹。叶婉柒一瞬间清醒。

    “九爷?”

    身后传来淡淡的笑声。

    抱着她的手力道更大了,紧到她快要喘不过来气。

    “你可是我见过最能睡的女人。我等你很久了。”南宫若昀低笑,狠狠吸了一口气,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很淡的香味,不像是香

    水味,就是那种淡淡的,很好闻的味道。

    身下的女人身子狠狠一颤。

    叶婉柒吓得一个激灵。他等了很久了?也就是说,她在睡觉的时候他一直在旁边看着?

    想想就后怕。

    叶婉柒双手抵在他胸膛,想撑开一些空间,不至于贴他太紧。

    “九爷,请您自重,我是有丈夫的人。”叶婉柒好心提请。

    却又听到他在头顶的笑声,“有丈夫的人?那你上次在酒吧的表现,可不像是一个有丈夫的妻子该有的。”

    叶婉柒身子又是一颤,脸色苍白,狠狠地咬住嘴唇。是啊,她是一个有丈夫的妻子,可她的丈夫却三年没碰她一下,甚至三年

    来就连结婚那天也没见上一面。

    她的丈夫不爱他,她难道就不能逃么?一段没有感情没有未来甚至看不到原因的婚姻,她留着做什么?

    倔强的抬起头,叶婉柒借着月光,看着他黑暗中漆黑的眼眸,好似星辰般好看,“我就是这样的人怎么了,我们的婚姻看不到未

    来,我也不愿意再苦苦等待一个根本等不到的人,就不许我活的自由些么。”

    叶婉柒声音坚定,甚至带了些颤音。

    是的,她害怕。就凭那个神秘的九爷能不动声色的甩给她一栋别墅,能给她所有钱才能买到的一切,能拥有阳华那么优秀的保

    镖,能请来刘嫂那样的人做保姆,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着她,那个传说中的九爷并不比自己眼前的这个差。

    可是她压抑了太久了,她只想找到一个发泄口,把自己心中的这些委屈和三年来的怨念发泄出去。

    情绪激动的叶婉柒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南宫若昀在听到她这段话后的反应。

    那双眼睛猛地瞪大,抱着她的身子也有些僵硬。

    这个女人刚刚说了什么?

    “我们的婚姻看不到未来,我也不愿意在苦苦等待一个根本等不到的人,就不许我活得自由些么。”

    她说他们的婚姻看不到未来,说自己是一个等不到的人,说自己限制了她的自由。

    几秒钟之后,南宫若昀释然了。是啊,自己与这个女人结婚三年来,从没让她见到过自己,就连结婚那天,也是看着她一个人

    穿着婚纱站在教堂上看着远处发呆。

    不得不承认那天的她很美,也很孤独。

    到现在他还记得那天阳光透过教堂的窗户照射进来,将她包围在那一圈光晕中,整个教堂安静的针落可闻,除了祷告的教徒与

    诵经的孩子们,没有一个人。

    也包括新郎。

    那天他站在角落里,看着她一个人孤立无援,却是一种报复的快感。报复她母亲亲手做下的错事,终于在这一天报复在她最爱

    的女儿身上。

    这一切好像都是这么理所当然。

    所以三年来带着这样的仇恨,他用他的金钱囚禁她,让她的青春在这几年迅速凋亡,孤独终老,直到有一天有人告诉他,这一

    切都是错的。

    当年做下那件错事的人不是她的母亲,他也是无辜的。天知道他是什么心情。

    直到今天这个女孩儿在自己怀里说出这么一段话,叫他无地自容。

    手臂一疼,南宫若昀这才回到现实,发现叶婉柒狠狠地咬住了她,她低头,似乎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想要咬下他的一块肉,

    将这个罪大恶极的愁人的肉连着血的吞下肚子才解气。

    南宫若昀没有躲,就这么低头看着她。

    看着叶婉柒咬的累了,微微喘着气的靠在他怀里哭。将这些年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