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陷入昏迷
    十点的s市天空是湛蓝的,太阳还没来得及散发强光,照在身上还是暖融融的。叶婉柒膝盖上还放着那个精致的盒子,思维也

    还没从其中走出来,就被一阵手机铃声唤醒。

    电话显示是阳华。

    手忙脚乱的接起电话,隔着电话都听见阳华快哭的声音,“叶子姐,不好了,这里有一个割腕自杀的病人,但是王医生临时有事

    今天不在医院,怎么办呀。”

    叶婉柒赶紧从地上坐起来,穿上鞋子,那昂贵的收拾也没来得及收拾,一面交代阳华,“立刻准备手术,我记得三楼的手术室还

    空着,将病人推到急诊室,立刻准备手术。”

    就这么目不斜视的从阳华身边路过,声音渐渐远去。阳华看着地上被随意扔在一边的首饰盒子,人生第一次对女人这个名词有

    了怀疑。

    这套首饰可是南宫若昀派人从国外定做的,竟然被这个女人随意扔在天台上,似乎没打算收下?脑海里不由得又闪过刚刚叶婉

    柒见到这首饰时的神色,似乎是惊讶,而不是兴奋。

    叶婉柒从阳台很快下来,马不停蹄的直接赶往换衣室。飞快的换好手术服,又飞快赶往手术室。人命关天,她向来不会轻视。

    “怎么样了?”远远的李华就应了上来,见面叶婉柒率先问道,脚下步子同时走的飞快。

    阳华跟在一边,眼眶红着,“病人现在陷入昏迷,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叶婉柒点点头,关键时候来不及安慰这个第一次接触生死的小护士。从兜里取出手套,一边带上一边往手术室里走。

    “你们必须把人给我救活!她不能有事!”

    这声音好像有点耳熟,叶婉柒的脚步慢了下来,侧头看着抓着一个小护士就不愿意松手的男人,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南宫磊。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重逢。

    他在这里,刚刚李华说的什么?里面割腕自杀的是个女患者。难不成是叶岚依?

    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叶岚依在婚礼上除了那么大一个乌龙,南宫家最看重声誉,肯定不会给叶岚依好脸色,如今来这么一场自杀,倒是好手段。

    深吸一口气,叶婉柒大步走进手术室。

    不论躺在手术台上的患者是谁,不管这个人是珍惜自己的生命还是拿生命作儿戏,她都要承担起大夫该有的责任。

    手术室里的大夫们各个神色紧张,井然有序的准备着手术器械。叶婉柒深吸一口气,看了眼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叶岚依。

    手腕上的伤口很深,看来这次是下了血本了。

    站在主刀大夫的位置,左右两个助手已经准备就绪。

    手术室内气氛紧张,而手术室外,同样是一片愁云惨淡。南宫磊抱着脑袋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头低垂着,手微微颤抖。

    叶岚依自杀了。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当初只觉得这个女人温柔善良心地单纯,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场婚姻,竟然将她逼到这份境地。

    走廊上人不多,即使有人,也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谁也不愿意大声喧哗。他低着头,开始怀疑自己娶了她的决定是对是错

    。

    他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刚毅果决也不是他的性格。但那一场婚礼她叫他丢尽了脸面,当场那么一个绿帽子扣在头上,到场

    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件事传出去就是一个笑话,从那天开始,因为那一段视频,他就是所有人眼中的笑话。

    也正是因为这个开始,就决定了他不可能再对这个女人动心。

    但是他却被迫接纳了她,承认了她妻子的身份。

    只是没想到,他的承认却将叶岚依逼到这个程度。这几天的避而不见,冷眼旁观,对了?错了?

    难。

    太难了。

    两个小时后。

    手术室亮着的灯突然暗了,手术室的门被推开,最先走出来的是一个满头大汗面的护士,“谁是病人家属?”

    南宫磊猛地站起来,面容憔悴,整个人看着和病人竟然没什么差别,两个小时,竟然突然老了几年。

    病人收回惊讶的目光,放缓了声调,“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但是还需要留院察看,注意这段时间不要刺激她。”

    南宫磊连连点头。

    这时他眼角余光注意到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一个身影,那人穿着手术服,手术服有些宽大,穿在这个人的身上显得臃肿。

    却掩盖不了她瘦弱的身板。南宫磊越过小护士,一把扯下这人的口罩,终于看清楚了下面的那张脸。

    那是一张很憔悴的脸,布满了汗液,这个人未施粉黛,模样却十分清秀,碎头发粘在脸上,看着惹人心疼。

    “你这人怎么回事?”一个男护士把南宫磊推开,将叶婉柒护在身后,“叶大夫可是刚刚救了你太太,你不要生事!”

    叶婉柒一个字也没说,摆摆手表示她没事儿,一个人扶着墙走了。

    她累了,真的是太累了。以前虽然也跟着主治大夫做过几场手术,但是从来没一个人主持过大局。

    叶岚依虽然切的深,但是角度很刁钻,对手术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走着走着她突然笑了。幸亏叶岚依救回来了,否则按照南宫磊的性格,不一定要错怪她是故意把人给弄死的。

    回了换衣间,将手术服换下来,简单的换了个自己的衣服。办公室里有一个床,有时候加班累了就会在床上小小的眯一会儿。

    这场手术真的是消耗她太多体力,她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换好衣服,口渴,但是实在是没有喝水的胃口。直接推门就走了出去。四楼最左边的办公室就是她的,一个转弯,竟然看到斜

    靠墙上的男人。

    南宫磊。

    叶婉柒权当做没看到这个人,推开办公室的门就要关上,门檐被一只修长的手握住。叶婉柒透过门缝看着南宫磊的眼睛。

    发现他眼中意味分明。

    “这位家属患者,病人已经安然无恙,你还有什么问题么。”叶婉柒无奈,只好公事公办的态度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