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烟草香味
    叶婉柒醒来时还有些迷茫,昨天发生的事好像是真的,又好像是在做梦。

    她最喜欢的南宫磊和她的亲妹妹结婚了,而南宫磊的叔叔差点和她发生关系,还霸占在她的家?

    叶婉柒摇摇头,有点佩服自己的想象力。可被子上淡淡的烟草香味,却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

    有点迷惑。

    叶婉柒下床,也不穿鞋,就跑到屋外。从二楼的扶梯看到刘妈正在一楼收拾屋子。刘妈是个很有气质的女人,听说南宫家的随

    便一个下人都是高学历的,也不知道刘妈以前是做什么的。

    “刘妈。”叶婉柒从楼上喊道。

    刘妈抬起头,停下手中的活计,看着叶婉柒并没有那种鄙夷,反而是有下人该有的谦卑,却不至于低眉顺眼,“夫人。”

    叶婉柒斟酌了下措辞,“刘妈,昨天是不是有一个人来……来咱们这做客?”

    刘妈思索了一下,才回答说,“夫人,别墅昨天只来了一个客人。”

    “九爷?”她问。

    刘妈点点头,“是的,夫人。”

    叶婉柒握着扶手的力道一松,差点软在地上,昨天真的是南宫若昀?那叶岚依和南宫磊的婚礼也是真的。

    叶岚依真的成了南宫家的孙少奶奶。

    昨天那个坚强的女孩儿此时不见了。她踉跄的回到屋,觉得眼睛有些酸涩。昨日那些厌恶的眼神也是真的。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只留下一个浅浅的疤痕。

    “夫人。”刘妈在门外轻轻叫道。

    叶婉柒没说话,刘妈也不恼,“夫人,凡在都在桌上,您简单洗漱一下记得下来吃饭。”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

    这是九爷吩咐的。”

    “九爷?”叶婉柒问道,“是哪个九爷?”

    现在叫九爷的,又有钱有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了么?怎么随便都能遇到?

    刘妈说道,“是和您结婚的这个九爷。”

    叶婉柒一听到结婚,想到什么一样跑过去,将门打开,“九爷?你是说昨天九爷回来了?”

    刘妈点点头,“昨天九爷回来的时候您已经睡着了,就没打扰你。”

    叶婉柒有些失落。倒不是失落没见到这个九爷,而是自己和这个男人的关系似乎有些复杂。结婚三年却没见过一面。

    别墅给了,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但这些浮华,拥有了却不现实。

    叹了口气,收拾妥当又简单吃了些早餐,换好衣服出门了。

    昨天已经消沉了一整日,今日实在是不想一个人待在这别墅里,对着一个永远对你毕恭毕敬不会发脾气的刘妈。

    阳华照常出现在别墅外。路上还没到医院,叶婉柒远远就叫他停车,照常自己走进去。不是她不愿意叫人知道自己结婚了。

    而是九爷的态度叫她怀疑。那人似乎不愿意叫人知道自己是她的妻子。否则也不会金屋藏娇却不出现。

    踩着高跟鞋,一路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叶婉柒来的不完,医院里人还是照常的稀稀落落。很奇怪,新来的小护士趴在桌子上睡

    着了。

    叶婉柒摇醒小护士,关切的问道,“小张,怎么在这睡了?”

    张华没想到这个时候办公室里会来人,擦着眼睛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人是谁,“叶子姐,你不是在休假么,怎么今天就回来

    了?”

    叶婉柒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将她压在身子底下的病历拿出来看了两眼,瞬间了然了,“是这个病人的家属又闹开了么?”

    一提到这个,张华瞬间泄了气,“前天病人不是做了手术么,不过恢复的有些不尽人意,家属又开始闹事了,您又不在,我想着

    来这里研究研究病历,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叶婉柒将病历仔细的翻看了一遍,说道,“这个病人在几号房,带我去看看。”

    叶婉柒在医院里凭借的是实力,有她在,张华瞬间有了底气。

    双手插在兜里,走在走廊上,远远的张华看见一个拿着水壶的妇女便有些胆怯,摇了摇叶婉柒的胳膊,小声说,“叶子姐,这个

    人就是病人家属。”

    叶婉柒点点头,跟着那妇女一起进了一间病房。夫人刚将水壶放下,看见叶婉柒还有些疑惑,但看到了她身后的张华,瞬间明

    白了。

    “小护士,你怎么又来了,这次总该给我们一个说法了吧,我们家老头子可是在你们医院治疗了很长一段时间见了。手术之前你

    们是不是信誓旦旦的跟我们保证一定会有好转的,但是你看看这次做完手术,整个人都动弹不了了。”

    叶婉柒就当没听到他说话,站在原地盯着病人看了一会儿,从兜里拿出笔,在随身的本子上记着什么,“病人手术什么时候?”

    张华站出来说,“前天,8月13号。”

    “手术之前吃过什么东西没有?”

    妇女摇摇头, 说,“没有,就吃了点稀粥。”

    叶婉柒写东西的动作停下来,看了眼那妇女,“手术之前喝粥?”

    妇女急了,“我就给我家老头子喝了点粥,别的什么都没吃啊。”

    叶婉柒懒得跟她解释,转头问张华,“手术之前不能吃东西这些都没叮嘱过么?”

    张华点点头,“这些我都叮嘱过的啊,我也没想到家属这么不配合。”张华眼睛一红,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下次这种事情说明利害关系,再出问题,咱们医院是不负责任的。”

    “哎,小姑娘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是不打算管我家老头子了?”妇女以及,往前迈了一步,吓得张华赶紧后退一步,叶婉柒却

    站在原地没动,手又开始在本子上记着什么,“手术后病人状态一直都是这样么,期间有过什么反应没有。”

    妇女这下才安静了,“一直都是这个状态,跟个植物人一样,你说我家老头子刚进来的时候还是个大活人,现在这样只会躺着有

    什么意思啊,真是作孽啊。”

    叶婉柒将本子合上,转身想对张华说些什么,却看到门口的墙上斜靠着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