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婚礼现场
    听到有人说话,叶岚依扭过身子,看到来人是叶婉柒,心中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而她身上穿的白色礼服,竟然和自己的很是

    相似,嫉妒之色将整个脸映衬得有些狰狞。

    “你,不知道是我的婚礼吗?”

    叶婉柒冷哼一声,她的这个妹妹,在没人的时候,从来都是如此娇蛮无理,尤其是对她这个姐姐,淡淡地瞥过一眼,将地上的

    化妆盒捡起,淡淡道:“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来。”

    “那你为什么还穿成这个样子,故意气我不成?”叶岚依提起裙摆,一步上前,将叶婉柒刚刚捡起的化妆盒再次打落在地,握起

    她的胳膊,质问道,“还是你以为穿成这样,磊哥哥就会喜欢你?!”

    看到面前的女人恼羞成怒,叶婉柒唇角的笑意更浓,一双杏眸微微闪闪,迎上那怒意浓浓的双眸,一字一句道:“你确定,你的

    磊哥哥,知道你平日的真面目?”

    言语轻柔,而叶婉柒的心中早已在滴血,似是被人撕裂一个口子,痛彻无比。

    南宫磊,从初中开始,便是叶婉柒爱慕的对象,高二的时候开始交往,却在大一的时候被眼前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硬生生

    的抢去。

    正等着叶岚依爆发,却不料她的左手虚浮住自己的右侧手肘,脸上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叶婉柒还未反应过来,自己的手便被

    狠厉的力道一拽,落在叶岚依的脸上。

    叶婉柒有些瞠目,这是什么戏码?

    就在云山雾罩之中,自己的肩膀之上落了一双大手,还未回头,便被一阵罡厉之风带走,“砰”的一声,自己的整个脑袋撞在墙

    上。

    嗡嗡……

    叶婉柒只觉天旋地转,眼前无数个星星点点飘舞,而侧脑如同被人撕裂一般,剧痛无比,手摸了上去,竟有粘腻的液体沾上。

    是血!

    “磊哥哥,你快救救我,姐姐她,到现在还对我们的事情耿耿于怀。”叶岚依眼泪扑簌,佯装惊恐之色,投入南宫磊的怀抱,却

    对着墙上的叶婉柒,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么多年,只要叶岚依摆出一副处楚楚可怜的模样,父亲,南宫磊,便都是她的了。

    就只怪,她不会装柔弱?

    “乖乖,没事的。”南宫磊轻轻拍着怀中的人,待哭泣的声音低了些,再将她轻轻扶坐在椅子上,拎起刚刚沿着墙壁滑落在地的

    叶婉柒,呵斥道,“叶婉柒,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你是个乖顺的人,所以对你还有一丝愧疚?”

    “原来,这绿茶婊,才是你的真面目。”

    “真让人恶心,倒胃口。”

    “三前年,你瞒着我和别人结了婚,怎么你那糟老头伺候腻了,便撒泼打人了?”

    叶婉柒忍着疼痛欲裂的脑袋,强打起精神,微微眯起的双眸被婆娑的雾气萦蕴,心被这凌厉的话语刀刀刺入,早已是千疮百孔

    。

    三年前,他和自己的妹妹滚了床单。

    就因为,她说要把最美好的留给新婚之夜。

    所以,伤心、绝望之时,她莫名其妙的嫁给一个三年未见的人。

    这三年,他从未问过自己缘由。

    微微张口,想要解释,却发觉早已物是人非,叶婉柒将眼角的泪抹去,一手扒开他的胳膊,悲痛欲绝道:“南宫磊,从今而起,

    我们便是陌生人。”

    “你放心!我会再纠缠你。”

    你我之间的美好回忆,也随风而逝吧。

    说完,叶婉柒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泪如同决堤的洪水,再也抑制不住,直到走廊的尽头。

    走廊尽头的吸烟区,身穿淡黑色西服的男子,慵懒地倚靠在栏杆之上,淡淡的眼圈萦绕在修长的指尖。

    叶婉柒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眼睛声涩疼痛,这才停止,刚要抬头,却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不哭了?”

    这,还有人?

    吓了一大跳,叶婉柒警觉地站了起来,抬起头,看到面前的男人,嘴巴塞得住一个鸡蛋。

    他,不是昨晚和自己共度一晚的男人么?

    南宫若昀声音戏谑,可看到面前的女人抬起头,头的右侧好似有干涸的血迹,面色一冷,大步上前,径直将她拽起,半拽半拖

    着将她拉入休息室。

    拿起电话,拨了几个数字,说道:“拿药箱来。”

    三分钟后,宁逸凡带着药箱走进,看到面前的一幕,知趣的退了出去。

    南宫若昀熟练的打开药箱,拿出消毒的碘伏棉签,将叶婉柒按在座位上,轻轻拨弄开那被血迹浸染的头发。

    “嘶……”

    干涸的血迹,将一缕头发捆绑在一起,被他轻轻一弄,连同头皮都带得生疼。

    南宫若昀一边消毒,一边仔细查看着伤口,好在,伤口不深,不需要缝合,清创就好。

    小心翼翼的处理着,生怕她再次受伤。

    最后,拿了一个淡褐色的创可贴贴在受伤处,南宫若昀收起医药箱,叮嘱道:“别忘了打破伤风。”

    “谢谢。”经过这一番处理,好像确实没有之前那么疼了,叶婉柒抬起头,一边道谢,一手便要摸摸那受伤之处,被不料被突如

    其来的大手制止住,呵斥的声音传入耳际,“不怕二次感染啊!”

    叶婉柒狐疑地瞧着面前的男人,只见他眸色微掠,反客为主地说道:“女人,谁干的?”

    话语堵在喉咙处,狭长的睫毛微微抖动,叶婉柒欲言又止,最终深吸一口气,唇角牵扯出一抹勉强的笑意:“今天,谢谢你。”

    他,不过是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

    而那,却是个意外。

    说完,仓皇而逃。

    南宫若昀没有上前阻拦,望着她消失在门口的背影,拿出电话,冷厉道:“查清今天夫人都见了些什么人。”

    叶婉柒赶到婚礼大厅的时候,已经开始一段了。

    “你干什么去了?”楚凤婷看到慌忙赶来的叶婉柒,招了招手,示意她坐下。

    看着前面人头攒动,叶婉柒顺势坐下,虽然她的座位被安排到前面,但,看到叶岚依和南宫磊亲密幸福的模样,她不敢保证自

    己的心不滴血。

    柔声的音乐响着,昏黄、绚丽的灯光照耀着,大厅的一头,只见一个美丽妖娆的人,婀娜而来。

    而大厅四处弥漫着玫瑰的芬芳。

    主持人声音慷慨激昂地说着,而叶婉柒的双眸,全然定格在幸福的二人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