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千三百六十七章 朱厌一族,传说无尽
    胡高败了!

    不是羽地的对手!

    他还是被羽地一拳给震飞了,并且是重重的摔落在了地面上,骨头都是断裂了很多根,想要站起来,都是有点儿困难了!

    虽然胡高败了,但是,最生气最愤怒的人却是羽地,因为他的实力要比胡高实在是强大太多,本身按照道理来说,羽地是可以一拳将胡高给打死的,却是不但被胡高挡住了他的一拳不说,即便是后面羽地又是激发出来强大的拳劲力量,将胡高给震飞了出去,胡高也只是身受重伤罢了,而没有重伤垂死!

    更让羽地没有想到的是,他突袭的一脚,朝着胡高踩踏了下去,准备用这样极度羞辱的方式,杀胡高一个神形俱灭的时候,会从旁边冲出来了一个类似于半大猴子的生灵,这个猴子的胳膊并不是很粗,手掌也是毛茸茸的,可是,当这类似于猴子一样的生灵,一拳轰击在了他羽地脚掌力量上面的时候,竟然是硬生生的挡住了!

    “羽族?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是太古时代后期才出现的小瘪三传承吧?”小朱厌看了一眼羽地,故意这般讽刺的问道。

    “你……哼,我们羽族的传承从太古时代初期就开始了,只不过那个时候,我们一直在韬光养晦罢了,你这等低贱的太古异族,在我们羽族的面前根本是不值一提的!”羽地冷哼一声,当下就是大声的朝着小朱厌骂道。

    小朱厌听到羽地的话,当下就是淡然的一笑,眼神里面充满了这种不屑的意味儿,只是很打脸,很揭短的说道:

    “呵呵,羽族的传承我倒是听说过一些,的确也是在太古时代初期就出现了,只不过,那个时候的羽族众人为了能够苟且偷生,随时随地都在投靠不同的强大实力,真的是有点儿三姓家奴,或者是无数姓家奴的感觉,这样的传承能够流传到现在,也真的是一个奇迹了,亏得你们的老祖宗那般的给人跪舔!”

    “你……你居然知道关于我们羽族,在太古时候的事情,看来你这太古异族的后裔,是被封印到如今才出世的啊!”羽地惊讶无比,狠狠的看着小朱厌说道。

    小朱厌冷冷的看了一眼羽地,还是非常嘲讽的说道:“你说你一个羽族的传承者,一个年轻一辈的强者,就这点儿眼力劲儿吗?我可不是太古异族的后裔,我是真正的太古异族,我是朱厌一族的最强者!”

    在小朱厌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羽地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因为他这才发现,好像在他面前的这个生灵,真的是有点儿像是朱厌一族,而打神钵盂则是有些想要敲打小朱厌,这家伙的牛皮也吹得太厉害了吧,他都是朱厌一族的最强者了,那他父亲太古战帝的位置往哪儿放?

    不过,羽地还真的是有些惊讶,对于朱厌一族的传说,那在整个武道世界里面,都是神秘无尽的,不光是因为,有小朱厌的父皇太古战帝,这样的帝境强者,曾经席卷整个寰宇,留下了赫赫威名,而是本身朱厌一族在整个武道世界里面来说,那都是非常强大的存在,非常神秘的存在!

    一直以来,武道世界里面就流传着一句话,那就是“朱厌出,天下乱”。

    这句话的由来,那不是开玩笑的,每当有朱厌出世的时候,必定是武道世界大乱的时候,在武道世界亿万年的发展中,那都是应验了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朱厌一族的繁衍不是那么的多,很难得才会诞生出来一只小朱厌,以至于朱厌一族的传承,并不是靠着数量取胜的,而是靠着质量!

    根据有史记载,有着一些传说可以寻找踪迹,每当朱厌出世的时候,不光是整个天下会大乱,更重要的是,每一只出世的朱厌,那都是强横无比的,都是有着超凡的战力,强大的无比的力量,皆是在武道世界里面留下了赫赫威名,都是成为了一方霸主,甚至是如小朱厌的父皇那般,走到了帝境至强者的行列,所以说,朱厌一族不光是在武道世界里面,即便是在太古异族中,在整个武道世界的万物生灵里面,那都是任何种族不敢小瞧了的存在!

    曾经在武道世界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也是关于朱厌的来历:

    是古代恶兽,身形像猿猴,白头红脚,传说这种野兽一出现,天下就会发生大战争。朱厌的全身毛发鲜红如火,其双臂强健有力,擅长在森林中奔走。在森林里,朱厌的速度堪称举世无双,加上它那敏捷的身手,可以说是森林里的一方霸主。

    据说每次朱厌出现,便会有大战爆发。因此,人们便给朱厌戴上了一定不祥的帽子,成为恶兽的成员之一。真的是看到朱厌就会发生大战吗?这个说法其实是源自于一个神话故事。

    在古代,有两个大国,双方虎视眈眈,但是由于互相忌惮对方,双方对立数十年。这一天,其中的一个国家,捕捉到了一只奇怪的猿猴,将这只猿猴作为礼物送给了对方。对方见这只猿猴聪明异常,并且极为有灵性,便寄养在皇宫。

    哪知有一日,年轻的皇后衣服凌乱的躺在寝室的床上,气息全无,而锁在笼子里的猿猴已经消失不见。皇帝大怒,认为是猿猴干的。此猿猴名为朱厌,是一种强大的灵兽,见皇后漂亮,便自行逃脱,在皇后的房间内将皇后奸杀。

    皇帝却误认为是敌国的阴谋,并且发生这种事情,难以启齿,将此事隐瞒的同时,对敌国开展攻击。双方大战,民不聊生。后来人们才知晓,引起大战的这只猿猴便是朱厌,从此便流传着,见到朱厌就会发生大战的说法。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传说而已,而流传在整个武道世界里面,关于朱厌一族的传说,那是数之不尽的,也是让人心惊胆颤的!

    羽地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火焰谷里面,碰到了朱厌一族的后裔,还真的是让他有些不敢相信,要知道,武道世界里面,关于朱厌一族的传说很多,最为让人感觉到恐怖无边,甚至是到现在都谈之色变的,那就要数小朱厌的父皇“太古战帝”了!

    当年,小朱厌的父皇也是一只小朱厌,在它出世的时候,武道世界经历了有史以来,太古时期的第一次巨变,法则大乱,整个世界都是充斥着血腥味儿,而小朱厌的父皇硬是凭借着自己的天资,自己的悟性,将朱厌一族的神通修炼到了极致,并且还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帝境至强者的位置,成为了任何人都不敢亵渎的“太古战帝”。

    要知道,在那个时候,太古时代初期,虽然人族才刚刚诞生不久,就这种帝境至强者的位置来说,人族是没有实力去争夺的,但是,那时候的太古异族种族很多,妖族里面的强者也是无数,诞生了很多半步帝者境界的强者,走到了圣人境界的修士生灵,那更是繁多的,绝对要比如今的这个时代,多得多!

    可是,小朱厌的父皇,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一个人战所有,一个人抵抗万族的,最终踏入到了帝者境界的行列,并且还以“太古战帝”来命名自己的称号,这是何等的霸气?这是何等的惊艳万古?

    战!

    代表着战力,代表着一种霸气,亿万的修士生灵,追求的都是一个“战”,但是,不管是走到了,何等修为境界的修士生灵,敢用一个“战”字,来命令自己的称号,那是非常了不得的,这无异于是挑战整个武道世界的修士生灵!

    可是,小朱厌的父皇就是有着这样的魄力,他就是敢以“战”来横扫天下,并且最后称号“太古战帝”,那真的是太有气魄了,太有胸襟了,即便是后世中也出现了,逆天的帝境至强者,却是没有哪个人敢用一个“战”字,来命令自己的称号!

    “朱厌一族?朱厌一族不轻易出世,出则天下乱,而朱厌一族最为强大的就是太古战帝,他消失在了武道世界里面后,朱厌一族就再也没有成员出世了,你是朱厌一族的成员?呵呵,我看也不过是朱厌一族的野种罢了!”羽地回过神来,不屑的嘲讽着小朱厌说道。

    的确,羽地不太相信,面前的小朱厌就是朱厌一族的成员,在他看来,即便是小朱厌外形和身上的气息,都是有些接近于朱厌一族的,可是,也不可能是朱厌一族的纯真血脉,大不了就是一些沾染了,朱厌一族血脉的生灵而已!

    小朱厌看了一眼羽地,听到了羽地的话后,当下就是皱了皱眉头,紧紧的握了握自己并不是很大,却是毛茸茸的拳头,看了一眼羽地说道:“朱厌一族从来不存在什么外族的血脉,朱厌一族,出,则天下乱,杀,则生灵涂炭!”(未完待续。)

    1/1699/400011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