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拉布过往——失去船只
    “拉布为什么会一直撞击红土大陆?”

    “还有为什么会一直朝着颠倒山吼叫?”

    “美丽的女士!请听我徐徐道来,拉布的故事!”

    芃范斯捂着额头,瞬间化为深情款款的绅士,轻扯了下自己的领带,芃范斯装作一副博学者的样子,准备向着大蛇丸一行人讲一波书!

    咳咳!当然,主要是给十郎讲啦~~

    此刻!被捂着嘴的库洛卡斯忍不住了!

    老子陪拉布五十年,按资历也是老子来讲!

    你这个逆徒!!又敢以下犯上!

    库洛卡斯一使劲,挣脱了芃范斯的手,回头一个反手将芃范斯按在地上,一个屁股墩!坐在了他身上,抢来了话语权!

    而身下的芃范斯不服气,二人又干了起来!

    真是冤家师徒二人组啊!

    大蛇丸看着又掐起来的库洛卡斯与芃范斯,有一股自来也和鸣人身影重合的感觉!不由得汗颜!

    自己也有过徒弟,一个不敢在自己面前喘一身大气,一个曾手刃过他自己的!

    看看人家打打闹闹,这样的师徒关系多好?

    “就由身为专业人员的我,来大家讲讲拉布的故事!”

    最终还是库洛卡斯取得了最终的上风!扯了扯自己脖子上不存在的领带,随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记得有一天,我一如既往地看守灯塔时。”

    “一群豪爽的海贼从颠倒山上下来了。”

    “进入了伟大航路!”

    “而且,还有一头似乎一直跟随着他们的小鲸鱼。”

    “那就是小时候的拉布!”

    “拉布,是岛屿鲸,岛屿鲸是仅仅生活在西海的世上最大的鲸鱼。”

    “那群海贼本来是一直带着拉布一起旅行的!”

    “但是因为在伟大航路的航行极其危险。”

    “所以他们本打算让拉布留在西海!”

    “但,拉布还是跟过来了。”

    “岛屿鲸是和同伴集群聚居的动物。”

    “拉布远离了同伴居住的西海,跟随这那群海贼来到了这里。”

    “对于拉布而言,那群海贼们就是它的同伴吧……”

    “因为那群海贼经过下滑海道时,海贼船的船舶出了故障,他们就在双子岬停留了几个月。”

    “所以,我也和他们成为了好朋友。”

    “然后,到了出发的日子,那个海贼船的船长对我说。”

    库洛卡斯陷入了回忆!

    最后的篝火晚宴上,那海贼船的船长将库洛卡斯他拉到了一个角落,说起了话!

    “库洛卡斯,我很喜欢你!”

    库洛卡斯先是一惊!

    我不是g啊!

    “所以,有件事我想拜托你!”那船长又说道。

    我去,话说一半会死人啊!

    库洛卡斯内心长舒了一口气……

    “我可以把这家伙寄放在你这里两三年吗?”

    那船长指了指晚宴旁,被众人逗的满脸通红的拉布。

    “我们一定会环游世界一周后!回到这里!”

    面对船长的嘱托,当时的库洛卡斯接受了。

    第二天,那群海贼要离开了。

    临行前,船长拍着拉布的鲸鱼头,对着拉布说道。

    “拉布呦!”

    “仔细听好!”

    “我们现在要开始前往伟大航路,绕世界一周!”

    “不过,你就在这里等我们吧!”

    “那里是很危险的地方!”

    “我们不能带你一起去啊!”

    呜呜~~~

    拉布带着哭腔,呆萌的鲸鱼眼闪烁着泪花。

    “没什么的!三年一转眼就会过去!”那船长安慰着,手掌轻扶拉布的鲸鱼头。

    “一定不要忘了!”

    “就算分别,我们也是同伴啊!”

    随后,船长微笑的上了船。

    “兄弟们,出航了!”

    “把锚拔起来!”

    “是的!船长!”

    随着锚的拉起,海贼船开始远去,拉布还不舍的跟着!

    如眷恋母巢的袋鼠一样,眷恋着这船,眷恋着这群人!

    船尾处,那个船长站在那里,其身后站着全船的所有海贼,起身大喊道。

    “拉布!等着我们呦!”

    “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一定会的!”

    海贼们的言语尽是坚定!

    呜呜——

    拉布停止了追逐!长叫了一声!硕大的鲸鱼眼闪烁着信任的光

    飞舞的海贼旗,伴着夕阳前进。

    船尾,一船海贼在向拉布告别!

    夕阳西下,海贼船远去,只剩下,拉布不舍的凝望,以及身为一切旁观者的库洛卡斯!

    ………………………………

    “这已经是五十年以前的事了!”库洛卡斯从回忆中抽身回到了现实,言语中带着些许恍如隔世的感觉。

    就连一直在库洛卡斯屁股下躁动的芃范斯,在此刻也不在乱动了。

    “所以呢?”

    “这头鲸鱼被抛弃了?”

    我们很久没有发言的大蛇丸同学,终于在此刻跳了出来!一针见血!

    “是的!”

    库洛卡斯言语中带着无奈,随后又言道。

    “我早已经得到准确的情报!他们已经逃走了!逃离这伟大航路了!”

    “你没有告诉它吗?”鹤尔肯问道。

    “不!我恰恰的告诉了它!”

    库洛卡斯带着自责,有些惭愧的说道。

    “所以,它自那天起,开始朝着颠倒山吼叫,并撞击红土大陆!”

    咳咳!

    所以,这里就要说练好神功的必要性!

    如果拉布学会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神功的话!

    就不会走火入魔去撞红土大陆了!

    言归正传!

    “库洛卡斯老师,不用自责!”芃范斯起身安慰着库洛卡斯,言语十分温柔,仿佛先前他俩不曾死斗,仿佛他俩此刻变成了互舔伤口的野兽,相互慰藉。

    “呜呜呜~~~”

    突然一阵哭声响起!

    众人朝着声源处看去,十郎竟然捂着眼睛,哭了!

    搞的众人有些手足无措!

    鹤尔肯,君麻吕,芃范斯连忙上前安慰。

    怎么了?感动了?

    也不至于啊!

    好啦好啦!不哭不哭!

    听话啊!

    你把嘴给我闭上!(抱歉!来错片场了!)

    而大蛇丸则无动于衷,因为他清楚的很,十郎并没有表面那样看上去的感性。

    一定有什么原因!

    在众人安慰半天后,十郎终于道出了原因!

    “大蛇丸大人!”

    “我们的船底彻底漏了!”

    滋滋滋!

    此刻胃酸!发出得逞的微笑!

    美滋滋!

    ……………………

    ps:更新来了!乞求打赏中的我……摇着破烂的饭碗,沙哑的说道:行行好吧!各位读者大老爷,赏个饭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