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妻来袭:九爷,稳住别慌!

狂妻来袭:九爷,稳住别慌! 第699章:老公,我能打他吗?
书页介绍 仙剑吧书院 章节目录
    “明天早上。”傅聿城应了句,“你呢?这次要长留在这边?”

    叶秉握着南宁的手腕轻轻的捏了捏,随即松开手,“就待两三天,还有一部戏没有拍完。”

    说完叶秉起身站了起来,“我去洗手间。”

    其实包厢内,有单独的洗手间,叶秉也像何以安一样选择了去外边。

    在叶秉起身离开后,徐淮抵了下傅聿城,用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说道,“不跟去看看?”

    傅聿城掀起眼帘看他一眼,“她觉得该揍的人,那可能就真的该揍。”

    听到傅聿城的回应,徐淮索性闭上了嘴巴。

    因为他觉得自己说的都是他妈的废话!

    南宁有些坐立不安,视线不停的看向门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何以安没有回来,叶秉没有回来。

    外边拐角处,何以安站在窗边,看着外边的灯火阑珊,在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时,何以安收回视线,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人,眉

    峰紧蹙,“叶先生出来不怕挨揍吗?”

    这话,何以安说的很直接,完全是一点情面都没有留给叶秉。

    叶秉在听到何以安的话后,勾唇挑了挑眉,问道,“看来,何小姐很早就想揍我了?”

    何以安没说话。

    叶秉低笑了声,“小宁他在你面前说我什么坏话了?能让何小姐这么想揍我?”

    何以安的所有的耐心差不多都要消耗完了,语气冰冷,“叶先生觉得南宁在我面前说了什么?”

    叶秉嘴角的笑意还保持着,“南宁不会说我的坏话。”

    虽然刚才他那么问了,但是叶秉对南宁很了解,不管南宁受了什么样的委屈,是从他这里,还是在别人那里,向来都不会去告

    诉谁。

    “既然叶先生知道南宁不会,那刚才又何必那么问呢?”

    叶秉单手插兜,倚在一边的墙上,“我只是有点好奇,既然南宁没说什么,何小姐对我的敌意是从何而来?”

    “看你不爽。”何以安回答的简单直接。

    叶秉一愣,倒是没有想到何以安的回答会这么干脆。

    半晌,叶秉才低低的笑了声,“何小姐对我可能有什么误解。”

    “我对你有没有什么误解不要紧,只是单纯的看你不爽而已。”对叶秉,何以安是真的一点好脾气都不想给。

    刚在在包厢内她没有对叶秉当面给难堪就已经是底线了。

    但是现在叶秉自己找上来找不自在,何以安自然不会克制。

    “我能问问,何小姐跟南宁是怎么认识的吗?”

    何以安在听到叶秉的这句询问后,觉得叶秉这个人还真的很会说话,专门挑着一点就着的点来问。

    何以安转身,正面对上叶秉的视线,问,“你猜猜。”

    叶秉换了个姿势站着,“我猜不到。”

    何以安勾唇淡笑了声,语气冷然,“你真该庆幸你猜不到,倘若你猜到了,我很好奇叶先生会不会后悔到杀了自己?”

    这话一出,叶秉先是一怔,心底蓦地生出几分冷意,还夹杂这几分不安。

    让叶秉不由的想到刚才在车上南宁说的那句“你要是再逼我,那以后就不要再见了。”

    “何小姐知道什么?”叶秉收了笑意,语气也严肃了起来。

    何以安就这么直直的对上叶秉的视线,沉声道,“你觉得我凭什么告诉你?”

    何以安越是不说,叶秉就愈发的好奇,何以安知道的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何小姐!”叶秉沉了声,“不管你知道什么,这都是我跟南宁的事情,你……”

    “我知道。”何以安冷声打断他,“我也没兴趣去参与你跟南宁的事情,但是南宁对我来说是朋友,倘若叶先生再对南宁做出过分

    的事情,那么我可能就会多管闲事,给叶先生当面难堪了。”

    说完这句话,何以安转身朝着包厢走去。

    叶秉站在原地半晌,抬手捏了捏眉心,这才朝着包厢的方向走去。

    何以安回到包厢的时候,南宁才稍微安心了点,可叶秉却是迟迟没有回来。

    南宁到底还是有点坐不住,起身站了起来,“我……去下洗手间。”

    何以安没拦着,傅聿城跟徐洲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在南宁离开后,包厢里没了别人。

    傅聿城伸手将何以安的手握在手里,“跟叶秉动手了?”

    闻言,何以安抬眼看向他,“你希望我动手?”

    傅聿城看着她,“怕你手疼,要是你真的想动手的话……”

    何以安没等傅聿城把话说完,攸地凑近他,压低了声说道,“老公,我能打他吗?”

    因为距离的太近,又或者何以安这句话说的有点凶,亦或者是因为别的说不上来的因素,傅聿城身子一僵,接着就迷了心窍,

    应她一句,“能!”

    何以安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点了点头,“好。”

    徐淮坐在一边,看着两人,满眼嫌弃,“你们说什么呢?”

    傅聿城在听到徐淮的声音后,似乎才反应过来刚才何以安说了什么。

    看了一眼何以安后,随即看向徐淮,冷声道,“管你什么事。”

    徐淮:“……”

    南宁去了洗手间,却并没有在洗手间看到叶秉,就在南宁折身出去的时候,一转身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南宁抬眼看向自己面前的人,见他无恙,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叶秉将南宁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抬手轻轻捏着南宁的下颚,“她就是你的那个最好的朋友?”

    即便是没有说名字,南宁却也知道叶秉说的是谁。

    南宁抬手挡开叶秉的手,淡声嗯了声,“是。”

    “你出来找我,是担心我?”叶秉看着他问道。

    南宁没承认,却也没否认,“你跟安安刚才说什么了?”

    叶秉步步紧逼,将人逼进隔间,抵在墙上,压着声询问道,“小宁,告诉哥,她知道多少?”

    南宁刚想开口,叶秉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她知道的事情里,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在听到叶秉的询问后,南宁张了张嘴,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小宁,我们是什么关系?”

    就在南宁沉默着的时候,叶秉的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问了刚才在电梯门口问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