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第619章 这是准备赖账的节奏啊!
书页介绍 仙剑吧书院 章节目录
    喊人,这是打架斗殴最常见的事情,锦鸡也没有阻止,她倒是要看看,这个萧战能喊来些什么人。

    所以说她示意她的人并没有直接动手,当然,为了防止意外,她还是悄悄让人将鸡堂的人给召集回来。

    十多分钟后,一个悦耳,又很威严的声音从赌场的门口传了进来:“谁敢动我小刀会的兄弟?”

    随即锦鸡就看到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素面朝天,却犹如天仙,与锦鸡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锦鸡看到这个女人,那叫一个羡慕、嫉妒和恨啊!

    如果有可能,她恨不得冲上前去对这个女人的脸划上几刀。

    显然,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姜海露。

    作为小刀会的新任会长,锦鸡自然是认识的,就算没见过面,也没少看姜海露的照片。

    “没想到姜会长居然亲临我血盟鸡堂,锦鸡有失远迎,还望姜针长海涵。”锦鸡面无表情的说道。

    呃……就算有表情,因为粉太厚,也看不出来。

    “你就是锦鸡?”姜海露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问道。

    “是!”锦鸡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声。

    “听说你要将我的人强行留在你这里?”姜海露眯着眼睛问道,这个动作真的像极了叶青。

    “姜会长是准备责备我吗?”锦鸡沉声问道。

    “我只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已。”姜海露缓缓的说道。

    “很简单,你手下这个萧战对我出言不逊。”锦鸡耸着肩说道。

    “你说不逊就不逊吗?”姜海露撇了撇嘴,说道:“可我怎么听说我的兄弟在你的赌场赢了钱,你却想着用龌龊的办法将他留下来呢?这是准备赖账的节奏啊!”

    “我没有!”锦鸡自然不会承认,虽然昨天晚上她的盟主孟剑锋已经召集她们这些堂主开了一个会,血盟准备对小刀会下手了,可是并不是今天动手,而是三天后,现在如果我小刀会发生冲突的话,是会影响到盟主的计划的。

    所以说锦鸡虽然很愤怒了,但也只能强忍下来,尽量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今天的事情。

    显然,锦鸡并没有想过小刀会这是准备先下手为强啊!

    毕竟,血盟的计划可是机密,除了他们这些堂主外,其他兄弟们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呀,这个秘密是绝对不可能泄露出去的。

    所以说锦鸡以为今天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

    因为一直以来,他这个赌场总会有小刀会和九星盟这两个势力的人员前来赌钱。

    事实上,无论是九星盟,还是小刀会都有地下赌场,只是作为这两个势力的成员,自然不会想着去赢自家的钱,肯定会跑到别的势力的赌场去赌。

    就拿血盟的人来说,很多人也喜欢到小刀会的地下赌场中赌钱的。

    锦鸡自然而然的认为这个萧战也只是像别的那些人一样,不愿意到自家的赌场赌,所以这才跑到了她的赌场来了,只是这一次,这家伙的运气真的挺好的,由两万多的本钱赢到了现在的一亿多,嗯……这运气已经相当逆天了。

    显然,锦鸡并没有想过萧战有作弊的行为,嗯……她观察萧战很久,并没有发现萧战出千的行为。

    然而,她却不知道萧战在今天前并不是小刀会的一员,而是阴武门在澳城的负责人,还经营着一家不小的赌场,赌技也是相当了得的。

    毕竟是从小在赌城混到大的人啊,他的技术岂是锦鸡看得出来的?

    不要说赢一亿,要是萧战愿意,他可以赢到锦鸡的这间下赌场破产。

    只不过没这个必要,他的任务只是为小刀会找一个借口而已,而现在锦鸡想要赖账,这就是最好的借口了。

    事实上,就算锦鸡不想赖账,她一时间也筹不出这么多钱赔给萧战,嗯……赌场准备的备用金并不多,也就一两千万而已,毕竟很久以来,不要说有人能赢走一亿多,就算是上千万也是很少的。

    毕竟来地下赌场的大多数都是普通人而已,那些有钱的顶级纨绔们要赌钱也不会来一个地下赌场,所以经营一家地下赌场,一年下来,能赚个一个亿已经是顶天的了。

    当然,如果经营地下赛车比赛的话,那是相当不错的,毕竟喜欢赛车的纨绔有不少,一年下来,据说能有好几亿的盈利。

    只是可惜血盟占据的地盘中并没有像青峰山公路那种适合赛车的地方。

    “呵呵!”姜海露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你没有,那么你先将我这个兄弟赢得钱给赔了,至于说他是不是真的出言不逊,如果是真的,我也不拦着你找他的麻烦,你们完全可以凭自己的手段斗,我小刀会的人绝对不会帮他,怎么样?”

    “这……”锦鸡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先赔钱,她一时间到哪去找这么多钱啊?

    因为现在是年底,就在前几天,她已经将这一年的盈利汇到了总堂的账户上,鸡堂哪有这么多钱啊?

    现在难不成让她去找孟剑锋要钱?

    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那只会让孟剑锋认为她的办事能力不行啊!

    “看来你还真是想赖账呀!”姜海露眯着眼睛说道。

    “我……”

    “别我了。”姜海露瞥了一眼锦鸡,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既然你有这样的心思,现在就算你要赔钱,我也不要了,你必须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我小刀会兄弟的账还没人能赖,想赖,那就得付出代价。”

    话音落下,姜海露根本不给锦鸡任何说话的机会,手一摆,小刀会的兄弟们就扑向了鸡堂的那些人。

    哼哼……本就是要一个借口对血盟下手的,如果说姜海露给锦鸡考虑和说话的机会,如果锦鸡一口答应赔钱,那可就得坏事了。

    事实上,对血盟动手,根本不需要什么借口,只是叶青要求这样,那姜海露也只能找借口。

    她心里也清楚,自己的这个情郎这是要既当什么,又要立什么呀!

    当然,她更清楚叶青这样做的道理,这是要给筑城的黑暗世界立下规矩啊,那种看谁不爽就干掉对方的行为是绝对不行的。